Tag: 紐約白卡

NY-公共負擔-紐約白卡申請須知

白卡(Medicaid,也稱為醫療援助)是一個窮人的醫療保險項目,持有白卡者看病免費。最近,有關白卡的傳聞甚多,說聯邦政府準備嚴查白卡申請中的作假,一旦發現,將要求白卡持有人退回福利,因此使得許多華人準備放棄白卡,尤其是新移民,正在申請公民/綠卡,甚至是沒有身份的非公民人士,他們怕被定義為“公共負擔”而影響將來的身份轉換。實際上,如果本身真的符合申請白卡的條件,就無需擔心政府會追回福利。 最常见的白卡 Medicaid 种类与申请条件如下: (一)收入限制,针对19-64岁的申请人:家庭总收入在联邦贫穷线的138%以下(详细金额看这里) (二)资产限制,针对65岁以上的老人、盲人或身障人士:可以有一套房产(及其他不贵重的个人物品)和一部车,人寿保险/生前契约价值不超过$1500,其他资产包含名下的银行存款和股票等不超过$2000(夫妻则上限为$3000)。究竟紅藍卡和白卡的分別在哪裡? (三)其他:SSI(社安补助金)受益人、怀孕妇女、残疾人士、安养院住户、乳癌或子宫颈癌罹癌确诊等,可以看这里确认其他白卡种类 *如果符合以上这些基本条件,申请人就可以享受100%的医疗福利,也就是看病住院拿药都免钱* 白卡 Medicaid申请时间:Medicaid随时都可以申请,如果不确定是否符合资格的话,先抓紧Open Enrollment 时间(每年十一月到一月)注册填妥个人数据,平台系统会反馈告知你可能符合白卡 Medicaid资格,或者也可找保险经纪咨询。 白卡 Medicaid 申请步骤:可以上网,邮寄,或是预约 County 社福机构。这步骤仅为填数据提交申请,由官方审核资格。如果审核通过,County 会进一步书面通知或电话联系索取更多证明数据。之后就会收到审核结果,若通过则会拿到白卡(BIC, Benefits Identification Card),整个过程耗时约一个月左右。 點擊此處查看“2019白卡最新資訊” 對於「公共負擔」擬定條例的意見 美國國土安全部(DHS)早前公佈有關《拒絕入境公共負擔因素》(Inadmissibility on Public Charge Grounds)的擬定條例, 就此我們借鑒了某些權威人士的意見:任何關於移民和公共福利規則的改變,受牽動的範圍往往會比因政策直接受影響的人群更廣泛。例如,綠卡持有者及/或獲新政策豁免的移民(包括難民或持庇護身份人士)即使符合資格,他們都可能害怕將來會有難以預料的後果或者對新法規本身存在疑惑而不敢申請食物、醫療以及住房等生活補助。事實上,非法移民幾乎不符合資格獲得任何補助,而現金補助則早已被視為公共負擔,因此這些法規最可能影響到的是在美國有合法居留權且有工作的人士,而他們的配偶和子女很可能都是美國公民。 更多詳盡意見請點擊此處 白卡是否人人都能拿呢? 4月10日,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令,要求改革联邦福利计划,规定领取医疗补助(白卡)福利的受益人必须找工作或参加职业培训。对此,保险业内人士认为奥巴马健保执行以来白卡滥用现象很严重,因此对特朗普政策表示赞同,同时律师认为该政策适应范围小。 有人开奔驰车去拿白卡 白卡病人看病难 某保险公司总裁华人张先生介绍说,要想拿白卡,个人收入要低于16800美元,夫妻收入总和低于22700美元,4口之家收入要低于46000美元,而且家庭收入只要低于67000美元,18岁以下小孩就可以拿白卡。 他指出,在社区当中的确有不少滥用福利的现象。例如cover California计划中有三分之二都是白卡,而且现在拿白卡不查资产,只查当下收入,社区里有的人开奔驰车去拿白卡。 张先生说,从前拿白卡不仅看收入还要看拥有的资产,2014年后管得就很松,不再看资产,很多时候明明就是乱发,明明不符合还是可以拿。例如有人明明有很多房产有租金收入,但是报税的时候不报或者少报,来虚报成低收入,拿白卡。 他指出,这样造成白卡滥用,给医生报销的钱很少,有的医生看一个病人只给5美元,医生不喜欢看这些病人,造成真正需要白卡的人看病难。 律师:政策适用范围小 很多拿白卡者无法工作 家住洛杉矶的华人吴女士说,从前一度因为在餐厅工作的丈夫报税时需要算上小费所以收入超过白卡适用的范围而被取消,去年因为丈夫失业在家,一家三口属于低收入人群所以又拿到了白卡。她说,社会福利部门只有一年才查一次,平时并没有特别地来检查。虽然拿白卡,但是他们还是该工作就工作,一切如实申报。然而,她也承认,虽然白卡不花钱,但是很多地方都不收,很多情况下要等很久才能看上病。 騙取白卡有何後果 – 真實案例 纽约史坦顿岛一名易姓(Yee)妇女,最近收到纽约市社会服务部(Department of Social Services,DSS)的诉状,要求她偿还政府为她丈夫支付的医疗援助账单,金额高达234,000多美元。诉状说,这笔钱必须连本带利,完全付清。 根据市社会服务部上周四(27日)发出的起诉书,易先生2016年4月获准入住一家养老院,这是一家颇有名气的犹太护理机构。两天后易先生委托代理人,向纽约市社会服务部申请低收入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俗称白卡)。 就申请而言,根据纽约州《社会服务法》(SSL),配偶有义务为医疗补助申请人提供经济支持。但在上述申请表中,易太太没有提供她的收入和资产信息,显示她可以支付丈夫基本的医疗费用。 因此,DSS批准了易先生的白卡,从2016年5月1日至2018年7月1日,DSS为易先生支付每日养老院的费用,合计26个月用掉234,569.65美元,平均每个月花费9,000多美元。 但白卡福利是州政府给低收入人群的医疗服务资助,而非无偿救济。社会服务部最近发现,易先生在获得白卡时,易太太实际一直拥有376,690.55美元的资产,支付易先生的23万医疗费绰绰有余。因此将易太太告上曼哈顿民事法庭,指她违反“隐含合同”,要求连本带息收回之前政府代付的医疗支出,并追讨白卡提供的任何用品或服务费用。 社会服务部提诉所依据的法律,包括纽约州《社会服务法》第101条(1)…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