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nyc

emblem-health-logo

安保紐約州2018年團體醫療保險的利與弊,評論和投訴

安保醫療保險,一個經濟實惠且覆蓋眾多網絡的紐約大型醫療保險公司 安保是紐約州最好和最便宜的醫療保險公司之一,因為它在紐約州,康涅狄格州和新澤西州覆蓋著廣泛大型的供應商網絡,并提供著合理價格的醫療計劃。 安保實際上是該國最大的非盈利組織機構之一。由於覆蓋範圍的變化,安保HMO評論全年都有很大的差異。該公司過去的覆蓋範圍非常有限,因此很難找到接受醫療保險的醫生。然而,今年7月起,他們大大擴充了他們的醫療服務供應商網絡以覆蓋三個州的地區。此後,安保在紐約就成為了一個覆蓋面廣又實惠的醫療保險選擇。 總的來說,紐約的醫療保險費用并不便宜,並非每個人都負擔得起。隨著川普醫療開始慢慢超越ACA,醫療保險價格和費用的成本更高。這部分是由於奧巴馬醫改被廢除,取消了沒有醫療保險的懲罰,加上保費的上漲,結果導致更少的人選擇購買醫療保險。這就是為什麼今年7月安保擴充他的醫療保險覆蓋面,使其成為一個極具競爭力的公司。 關於安保醫療保險 安保公司的總部位於曼哈頓下城,為310萬會員提供著服務。他們是紐約州集團醫療保險的主要提供者。他們的服務區域包括紐約市及周邊地區以及三個州的地區。 安保出售醫療保險,包括個人,家庭和團體計劃,以及紅藍卡計劃。 Group Health Incorporated(GHI)和大紐約醫療保險計劃(HIP)於2006年合併成為安保。這合併使他們成為全美最大的非營利性保險公司之一。 安保醫療保險計劃 安保僅提供HMO計劃 – 帶有服務網絡的醫療保險計劃。計劃分為三類:Select Care,Select Value和Essential。Select Care和Select Value計劃有不同的級別。Select Care計劃應用於災難性保險,銅級別,銀級別,金級別和白金級別。有關費用和覆蓋範圍的更多詳細信息,請查看我們更新的安保費用表。Select Value計劃分為銅級別和銀級別。這些計劃有著更高的免賠額,也就是有限度的自付額。他們還有眼科和牙科。最後,基礎計劃適用於符合收入要求的人。 安保的評價 安保在商業改進局(BBB)有著A +的評級。然而,我們都知道在過去,BBB對那些只有負面評價的公司給予好評。在過去三年中,安保對他們提出了75起投訴,其中37起在過去12個月內被關閉。對於這種規模的公司來說,這些數字算是相當低了。 2014年,該公司因未能披露網絡外護理的自付費用而被罰款30萬美元。故此,他們同意披露網絡外費用。這一行動是針對GHI進行的,GHI當時是安保的一部分。 在Yelp,它有114條評論,只有一顆星。大多數負面評論似乎都是關於難以找到接受保險的醫生。很難找到安保覆蓋的醫療保險供應商,他們實際上在年初將其供應商網絡減少了90%。 安保從提供所有HIP供應商到安保精選護理供應商 – 大大減少了安保覆蓋醫院的數量。 然而,在2018年7月1日,安保成為紐約最便宜的醫療保險公司之一。他們正在再次擴充他們的網絡,但卻沒有按比例提高價格。現在,僅在紐約就有90,000名安保醫療保險提供者。 安保供應商網絡還包括康涅狄格州和新澤西州的43,000家供應商。這個一擴充覆蓋網絡的行為,使它成為最實惠的醫療保險選擇之一。您可以在下面找到安保供應商網絡擴充的詳細信息。   安保適合你嗎? 如果您想購買醫療保險,請務必對你的所有選擇進行比較。首先,請查看我們的團體醫療保險費用。或者,只需填寫簡單的表格並在線即時獲取醫療保險報價。如果您需要幫助,請致電212-484-9888。

statue-of-liberty-new-york

紐約反擊保險費增加

維持可負擔的醫療 紐約一直以來支持奧巴馬醫改。昨天,它以通過將保費率平均降低64%,以作爲反映它繼續致力於提供可負擔得起的醫療服務。在紐約的健康保險計劃,發佈了他們對2019年保費率的建議,一般而言,他們要求增加24%。該計劃聲稱價格上漲反映了預期成本的增加。這些費用包括處方藥,提供者價格以及由聯邦層的變化所產生的費用。然而,儘管計劃聲稱利率反映了預期成本,但金融服務部還是削減並完全否定了一些要求。州長Cuomo也支持維持穩定的醫療體系,並宣布不會讓特朗普的政策決定導致保險費率上漲。 保險公司要求個人保險計劃平均增加率約為24%。但是,他們只獲得了DFS平均增長的8.6%。利率提案的大幅削減最終為紐約人節省了3.14億美元。小企業的計劃要求平均為7.5%,但僅收到3.8% – 大約減少50%。在這方面,消費者將節省2.79億美元。牛津健康保險,控制了大約一半的小型商業保險市場,儘管要求增加了8.3%,但卻只增加了3%。克萊恩紐約商業周刊(Crain’s New York Business)展示了各公司的要求及其各自的DFS批准如上圖所述。 什麼導致保費率提高? 計劃將價格上漲部分歸因於“聯邦層的變化”。這是指從2017年簽署的特朗普減稅和就業法案(2019年1月1日生效)中廢除之個人授權。這項法律革除了大多數公民需被罰款若他們沒有健康保險。由於選擇購買保險的紐約人數下降,預計此項廢除將導致保險費率上升10%。在本週的一次演講中,州長表示,特朗普政策將結束個人授權並不能證明這提高是合理的。 Cuomo補充說:“我們不會讓特朗普拆掉我們的醫療系統”。 除了失去授權之外,保費的增加還受到基本醫療費用的驅動 – 處方藥幾乎佔費用的30%。 全國最強大的醫療保健市場 州長Cuomo積極保護紐約人獲得優質,負擔得起的醫療保健服務,儘管他的行政與聯邦政策可能存在相互矛盾。他強制要求保險公司不能歧視已有狀況或年齡和性別的人士,儘管與聯邦不一致。例如,雖然特朗普推行了短期計劃,眾所周知,這短期計劃是歧視那些已經存在狀況的,而紐約已經禁止此類計劃以保護消費者和患者。 Cuomo還負責推動法規,以保證保險公司提供非處方緊急避孕藥和所有醫療必需的墮胎 – 所有這些都沒有共同保險,共同支付或免賠額。用金融服務主管Maria T. Vullo的話來說,“由於州長Cuomo自法律通過以來對ACA的堅定承諾,我們的醫療保健市場仍然是全國最強大的……” 本週我們再次看到了這種保護消費者的態度,即是DFS的決定以及州長Cuomo的公告。雖然潛在成本和少許的投保人暗示保費率將繼續攀升,但這種為維持可負擔的醫療服務的承諾,可以保護消費者免受潛在性的高價飆升的傷害。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