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health insurance

最新勁爆消息:紐約市長實行全民白卡計劃 vs 特朗普“公共负担”移民新规

紐約市長白思豪實行全民白卡計劃 白思豪市長剛剛公佈了全民白卡計劃,據(ABC)新聞報道,這計劃是提供給所有紐約州居民(不管是否擁有合法身份),估計有600萬人符合資格。市長公佈會由紐約市“買單”,金額大概涉及1億美元!即人均約佔200美元,專家評價:將不知道如何“買單”? *如需看中文字幕的,可以在視頻播放頁面中,點擊右下角的“設定”按鈕 —>然後點擊“字幕”—>“自動翻譯”—>選擇“中文”。 據業內資深人士透露,雖然這個全民健保的消息十分勁爆,但他們認為此舉措仍需認真解讀。這項健保目前只包括11家紐約公立醫院,從布朗士開始,2021年才能完成覆蓋五大區。1億1千萬美元的成本支出,也未完全說明從何而來。白思豪此舉,政治作秀的成分有多少呢?實質上白思豪此舉就是鼓勵所有非法移民都到紐約拿白卡。 紐約白卡費用預算 下圖顯示2016年紐約用在白卡上的費用是620億美元,而這只是紐約的花費,還未算上紐約基礎計劃的費用呢(估計也有幾百個億),而市長“白癡豪”推出的全民健保計劃,才預算撥款1億美元,剩下的錢誰負責呢?真是天荒夜談啊! 據統計,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城市是北京市(排名比上海高),而北京的經濟大概有3千幾億美元,約為紐約的四分一或五分一之間。因為紐約的經濟是一萬五千億。而紐約的經濟是一種上托下的模式,在這約有三分之一的人持有白卡,換言之,紐約的經濟收入靠的是一小部分高收入人士支撐著,是靠他們“養活”絕大部分領福利的人。估計紐約現有人口為兩千多萬,這數據還未把非法移民人口算進去,而在市長宣佈的“全民健保”計劃下,很大可能會令紐約的人口急劇上漲。 根據現有法律,如果55歲以上的人士曾經使用過公共福利,政府是有權利收取他們的房屋的。而川普現在把“公共負擔”的定義範圍擴大的話,受影響的人將不計其數。但在中國人心中,房屋是何等重要的標誌性財產,有房才有家,沒房子的話可能感覺人生就不圓滿了。如果因政策變動而影響到他們的“家”,這將是一個十分敏感的事情了。將會引來多大的反響呢? 非法與合法移民白卡 究竟非法移民白卡和合法移民白卡有什麼分別呢?眾所周知,中國投資移民來美國曾經是一個大趨勢,但由於各種原因,如外匯管制,許多資金已經很難轉移到美國了。一直以來,我們的客源有一半外國人,一半則是本地在美華僑。一個家庭的醫保費用大概在$2000/月,這個費用是一般小市民負擔不起的,而近年來,我們多了一個新興的客戶類型,就是投資移民EB5/L1,甚至是B1/B2來美生子的都有,可能我們會說中文,所以就有不少客戶之間的轉介推薦。而這些客戶某部份都有意無意中佔用了政府的資源,例如就在上週有個姓楊的客戶,他們即使聲稱知道自己在佔用福利,但仍然是不舍放棄。 從與她交流中,我們得知她正在使用的是$20/月的紐約州基礎計劃(此計劃屬於紐約州政府資助,聯邦政府沒有份出資的),這計劃是针对纽约民众的健康醫療计划,全美国目前只有纽约州和明尼苏达州才用这种保险,购买的费用远远低于其他健康计划所需要的费用。但所提供的基本福利是相同的。許多人都叫這個基礎計劃為“半白卡計劃”。下圖是此計劃的收入範圍指引,供參考: 傳統白卡與紐約州的半白卡對比 傳統白卡(Medicaid,也稱為醫療援助)是一個窮人的醫療保險項目,持有白卡者看病免費。最近,有關白卡的傳聞甚多,說聯邦政府準備嚴查白卡申請中的作假,一旦發現,將要求白卡持有人退回福利,因此使得許多華人準備放棄白卡,尤其是新移民,正在申請公民/綠卡,甚至是沒有身份的非公民人士,他們怕被定義為“公共負擔”而影響將來的身份轉換。實際上,如果本身真的符合申請白卡的條件,就無需擔心政府會追回福利。 如上所提及的楊小姐,她已經在使用$20/月的基礎計劃,但又怕因佔用資源而影響將來的身份申請,然而在我們向她報價常規的保險計劃需要$500多/月(包含她和她兒子)後,她卻認為這保費太貴了。但如果是沒有ID的非法移民,他們即使佔用過資源,都卻無法可尋。而楊小姐是合法移民,只要有申請過這些資源,就有跡可循了。那某程度來說,沒有身份的非法移民可能比合法移民更佔“優勢”了,而紐約州政府是會對大家的資料保密,不會上交聯邦政府。 最常见的白卡 Medicaid 种类与申请条件如下: (一)收入限制,针对19-64岁的申请人:家庭总收入在联邦贫穷线的138%以下(详细金额看这里) (二)资产限制,针对65岁以上的老人、盲人或身障人士:可以有一套房产(及其他不贵重的个人物品)和一部车,人寿保险/生前契约价值不超过$1500,其他资产包含名下的银行存款和股票等不超过$2000(夫妻则上限为$3000)。究竟紅藍卡和白卡的分別在哪裡? (三)其他:SSI(社安补助金)受益人、怀孕妇女、残疾人士、安养院住户、乳癌或子宫颈癌罹癌确诊等,可以看这里确认其他白卡种类 *如果符合以上这些基本条件,申请人就可以享受100%的医疗福利,也就是看病住院拿药都免钱* 白卡 Medicaid申请时间:Medicaid随时都可以申请,如果不确定是否符合资格的话,先抓紧Open Enrollment 时间(每年十一月到一月)注册填妥个人数据,平台系统会反馈告知你可能符合白卡 Medicaid资格,或者也可找保险经纪咨询。 白卡 Medicaid 申请步骤:可以上网,邮寄,或是预约 County 社福机构。这步骤仅为填数据提交申请,由官方审核资格。如果审核通过,County 会进一步书面通知或电话联系索取更多证明数据。之后就会收到审核结果,若通过则会拿到白卡(BIC, Benefits Identification Card),整个过程耗时约一个月左右。 點擊此處查看“2019白卡最新資訊” 川普總統對於「公共負擔」擬定條例的意見 美國國土安全部(DHS)早前公佈有關《拒絕入境公共負擔因素》(Inadmissibility on Public Charge Grounds)的擬定條例, 就此我們借鑒了某些權威人士的意見:任何關於移民和公共福利規則的改變,受牽動的範圍往往會比因政策直接受影響的人群更廣泛。例如,綠卡持有者及/或獲新政策豁免的移民(包括難民或持庇護身份人士)即使符合資格,他們都可能害怕將來會有難以預料的後果或者對新法規本身存在疑惑而不敢申請食物、醫療以及住房等生活補助。事實上,非法移民幾乎不符合資格獲得任何補助,而現金補助則早已被視為公共負擔,因此這些法規最可能影響到的是在美國有合法居留權且有工作的人士,而他們的配偶和子女很可能都是美國公民。 更多詳盡意見請點擊此處 白卡是否人人都能拿呢? 4月10日,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令,要求改革联邦福利计划,规定领取医疗补助(白卡)福利的受益人必须找工作或参加职业培训。对此,保险业内人士认为奥巴马健保执行以来白卡滥用现象很严重,因此对特朗普政策表示赞同,同时律师认为该政策适应范围小。 有人开奔驰车去拿白卡 白卡病人看病难 某保险公司总裁华人张先生介绍说,要想拿白卡,个人收入要低于16800美元,夫妻收入总和低于22700美元,4口之家收入要低于46000美元,而且家庭收入只要低于67000美元,18岁以下小孩就可以拿白卡。 他指出,在社区当中的确有不少滥用福利的现象。例如cover California计划中有三分之二都是白卡,而且现在拿白卡不查资产,只查当下收入,社区里有的人开奔驰车去拿白卡。 张先生说,从前拿白卡不仅看收入还要看拥有的资产,2014年后管得就很松,不再看资产,很多时候明明就是乱发,明明不符合还是可以拿。例如有人明明有很多房产有租金收入,但是报税的时候不报或者少报,来虚报成低收入,拿白卡。 他指出,这样造成白卡滥用,给医生报销的钱很少,有的医生看一个病人只给5美元,医生不喜欢看这些病人,造成真正需要白卡的人看病难。 律师:政策适用范围小 很多拿白卡者无法工作…

NY-公共負擔-紐約白卡申請須知

白卡(Medicaid,也稱為醫療援助)是一個窮人的醫療保險項目,持有白卡者看病免費。最近,有關白卡的傳聞甚多,說聯邦政府準備嚴查白卡申請中的作假,一旦發現,將要求白卡持有人退回福利,因此使得許多華人準備放棄白卡,尤其是新移民,正在申請公民/綠卡,甚至是沒有身份的非公民人士,他們怕被定義為“公共負擔”而影響將來的身份轉換。實際上,如果本身真的符合申請白卡的條件,就無需擔心政府會追回福利。 最常见的白卡 Medicaid 种类与申请条件如下: (一)收入限制,针对19-64岁的申请人:家庭总收入在联邦贫穷线的138%以下(详细金额看这里) (二)资产限制,针对65岁以上的老人、盲人或身障人士:可以有一套房产(及其他不贵重的个人物品)和一部车,人寿保险/生前契约价值不超过$1500,其他资产包含名下的银行存款和股票等不超过$2000(夫妻则上限为$3000)。究竟紅藍卡和白卡的分別在哪裡? (三)其他:SSI(社安补助金)受益人、怀孕妇女、残疾人士、安养院住户、乳癌或子宫颈癌罹癌确诊等,可以看这里确认其他白卡种类 *如果符合以上这些基本条件,申请人就可以享受100%的医疗福利,也就是看病住院拿药都免钱* 白卡 Medicaid申请时间:Medicaid随时都可以申请,如果不确定是否符合资格的话,先抓紧Open Enrollment 时间(每年十一月到一月)注册填妥个人数据,平台系统会反馈告知你可能符合白卡 Medicaid资格,或者也可找保险经纪咨询。 白卡 Medicaid 申请步骤:可以上网,邮寄,或是预约 County 社福机构。这步骤仅为填数据提交申请,由官方审核资格。如果审核通过,County 会进一步书面通知或电话联系索取更多证明数据。之后就会收到审核结果,若通过则会拿到白卡(BIC, Benefits Identification Card),整个过程耗时约一个月左右。 點擊此處查看“2019白卡最新資訊” 對於「公共負擔」擬定條例的意見 美國國土安全部(DHS)早前公佈有關《拒絕入境公共負擔因素》(Inadmissibility on Public Charge Grounds)的擬定條例, 就此我們借鑒了某些權威人士的意見:任何關於移民和公共福利規則的改變,受牽動的範圍往往會比因政策直接受影響的人群更廣泛。例如,綠卡持有者及/或獲新政策豁免的移民(包括難民或持庇護身份人士)即使符合資格,他們都可能害怕將來會有難以預料的後果或者對新法規本身存在疑惑而不敢申請食物、醫療以及住房等生活補助。事實上,非法移民幾乎不符合資格獲得任何補助,而現金補助則早已被視為公共負擔,因此這些法規最可能影響到的是在美國有合法居留權且有工作的人士,而他們的配偶和子女很可能都是美國公民。 更多詳盡意見請點擊此處 白卡是否人人都能拿呢? 4月10日,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令,要求改革联邦福利计划,规定领取医疗补助(白卡)福利的受益人必须找工作或参加职业培训。对此,保险业内人士认为奥巴马健保执行以来白卡滥用现象很严重,因此对特朗普政策表示赞同,同时律师认为该政策适应范围小。 有人开奔驰车去拿白卡 白卡病人看病难 某保险公司总裁华人张先生介绍说,要想拿白卡,个人收入要低于16800美元,夫妻收入总和低于22700美元,4口之家收入要低于46000美元,而且家庭收入只要低于67000美元,18岁以下小孩就可以拿白卡。 他指出,在社区当中的确有不少滥用福利的现象。例如cover California计划中有三分之二都是白卡,而且现在拿白卡不查资产,只查当下收入,社区里有的人开奔驰车去拿白卡。 张先生说,从前拿白卡不仅看收入还要看拥有的资产,2014年后管得就很松,不再看资产,很多时候明明就是乱发,明明不符合还是可以拿。例如有人明明有很多房产有租金收入,但是报税的时候不报或者少报,来虚报成低收入,拿白卡。 他指出,这样造成白卡滥用,给医生报销的钱很少,有的医生看一个病人只给5美元,医生不喜欢看这些病人,造成真正需要白卡的人看病难。 律师:政策适用范围小 很多拿白卡者无法工作 家住洛杉矶的华人吴女士说,从前一度因为在餐厅工作的丈夫报税时需要算上小费所以收入超过白卡适用的范围而被取消,去年因为丈夫失业在家,一家三口属于低收入人群所以又拿到了白卡。她说,社会福利部门只有一年才查一次,平时并没有特别地来检查。虽然拿白卡,但是他们还是该工作就工作,一切如实申报。然而,她也承认,虽然白卡不花钱,但是很多地方都不收,很多情况下要等很久才能看上病。 騙取白卡有何後果 – 真實案例 纽约史坦顿岛一名易姓(Yee)妇女,最近收到纽约市社会服务部(Department of Social Services,DSS)的诉状,要求她偿还政府为她丈夫支付的医疗援助账单,金额高达234,000多美元。诉状说,这笔钱必须连本带利,完全付清。 根据市社会服务部上周四(27日)发出的起诉书,易先生2016年4月获准入住一家养老院,这是一家颇有名气的犹太护理机构。两天后易先生委托代理人,向纽约市社会服务部申请低收入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俗称白卡)。 就申请而言,根据纽约州《社会服务法》(SSL),配偶有义务为医疗补助申请人提供经济支持。但在上述申请表中,易太太没有提供她的收入和资产信息,显示她可以支付丈夫基本的医疗费用。 因此,DSS批准了易先生的白卡,从2016年5月1日至2018年7月1日,DSS为易先生支付每日养老院的费用,合计26个月用掉234,569.65美元,平均每个月花费9,000多美元。 但白卡福利是州政府给低收入人群的医疗服务资助,而非无偿救济。社会服务部最近发现,易先生在获得白卡时,易太太实际一直拥有376,690.55美元的资产,支付易先生的23万医疗费绰绰有余。因此将易太太告上曼哈顿民事法庭,指她违反“隐含合同”,要求连本带息收回之前政府代付的医疗支出,并追讨白卡提供的任何用品或服务费用。 社会服务部提诉所依据的法律,包括纽约州《社会服务法》第101条(1)…

emblem-health-logo

安保紐約州2018年團體醫療保險的利與弊,評論和投訴

安保醫療保險,一個經濟實惠且覆蓋眾多網絡的紐約大型醫療保險公司 安保是紐約州最好和最便宜的醫療保險公司之一,因為它在紐約州,康涅狄格州和新澤西州覆蓋著廣泛大型的供應商網絡,并提供著合理價格的醫療計劃。 安保實際上是該國最大的非盈利組織機構之一。由於覆蓋範圍的變化,安保HMO評論全年都有很大的差異。該公司過去的覆蓋範圍非常有限,因此很難找到接受醫療保險的醫生。然而,今年7月起,他們大大擴充了他們的醫療服務供應商網絡以覆蓋三個州的地區。此後,安保在紐約就成為了一個覆蓋面廣又實惠的醫療保險選擇。 總的來說,紐約的醫療保險費用并不便宜,並非每個人都負擔得起。隨著川普醫療開始慢慢超越ACA,醫療保險價格和費用的成本更高。這部分是由於奧巴馬醫改被廢除,取消了沒有醫療保險的懲罰,加上保費的上漲,結果導致更少的人選擇購買醫療保險。這就是為什麼今年7月安保擴充他的醫療保險覆蓋面,使其成為一個極具競爭力的公司。 關於安保醫療保險 安保公司的總部位於曼哈頓下城,為310萬會員提供著服務。他們是紐約州集團醫療保險的主要提供者。他們的服務區域包括紐約市及周邊地區以及三個州的地區。 安保出售醫療保險,包括個人,家庭和團體計劃,以及紅藍卡計劃。 Group Health Incorporated(GHI)和大紐約醫療保險計劃(HIP)於2006年合併成為安保。這合併使他們成為全美最大的非營利性保險公司之一。 安保醫療保險計劃 安保僅提供HMO計劃 – 帶有服務網絡的醫療保險計劃。計劃分為三類:Select Care,Select Value和Essential。Select Care和Select Value計劃有不同的級別。Select Care計劃應用於災難性保險,銅級別,銀級別,金級別和白金級別。有關費用和覆蓋範圍的更多詳細信息,請查看我們更新的安保費用表。Select Value計劃分為銅級別和銀級別。這些計劃有著更高的免賠額,也就是有限度的自付額。他們還有眼科和牙科。最後,基礎計劃適用於符合收入要求的人。 安保的評價 安保在商業改進局(BBB)有著A +的評級。然而,我們都知道在過去,BBB對那些只有負面評價的公司給予好評。在過去三年中,安保對他們提出了75起投訴,其中37起在過去12個月內被關閉。對於這種規模的公司來說,這些數字算是相當低了。 2014年,該公司因未能披露網絡外護理的自付費用而被罰款30萬美元。故此,他們同意披露網絡外費用。這一行動是針對GHI進行的,GHI當時是安保的一部分。 在Yelp,它有114條評論,只有一顆星。大多數負面評論似乎都是關於難以找到接受保險的醫生。很難找到安保覆蓋的醫療保險供應商,他們實際上在年初將其供應商網絡減少了90%。 安保從提供所有HIP供應商到安保精選護理供應商 – 大大減少了安保覆蓋醫院的數量。 然而,在2018年7月1日,安保成為紐約最便宜的醫療保險公司之一。他們正在再次擴充他們的網絡,但卻沒有按比例提高價格。現在,僅在紐約就有90,000名安保醫療保險提供者。 安保供應商網絡還包括康涅狄格州和新澤西州的43,000家供應商。這個一擴充覆蓋網絡的行為,使它成為最實惠的醫療保險選擇之一。您可以在下面找到安保供應商網絡擴充的詳細信息。   安保適合你嗎? 如果您想購買醫療保險,請務必對你的所有選擇進行比較。首先,請查看我們的團體醫療保險費用。或者,只需填寫簡單的表格並在線即時獲取醫療保險報價。如果您需要幫助,請致電212-484-9888。

statue-of-liberty-new-york

紐約反擊保險費增加

維持可負擔的醫療 紐約一直以來支持奧巴馬醫改。昨天,它以通過將保費率平均降低64%,以作爲反映它繼續致力於提供可負擔得起的醫療服務。在紐約的健康保險計劃,發佈了他們對2019年保費率的建議,一般而言,他們要求增加24%。該計劃聲稱價格上漲反映了預期成本的增加。這些費用包括處方藥,提供者價格以及由聯邦層的變化所產生的費用。然而,儘管計劃聲稱利率反映了預期成本,但金融服務部還是削減並完全否定了一些要求。州長Cuomo也支持維持穩定的醫療體系,並宣布不會讓特朗普的政策決定導致保險費率上漲。 保險公司要求個人保險計劃平均增加率約為24%。但是,他們只獲得了DFS平均增長的8.6%。利率提案的大幅削減最終為紐約人節省了3.14億美元。小企業的計劃要求平均為7.5%,但僅收到3.8% – 大約減少50%。在這方面,消費者將節省2.79億美元。牛津健康保險,控制了大約一半的小型商業保險市場,儘管要求增加了8.3%,但卻只增加了3%。克萊恩紐約商業周刊(Crain’s New York Business)展示了各公司的要求及其各自的DFS批准如上圖所述。 什麼導致保費率提高? 計劃將價格上漲部分歸因於“聯邦層的變化”。這是指從2017年簽署的特朗普減稅和就業法案(2019年1月1日生效)中廢除之個人授權。這項法律革除了大多數公民需被罰款若他們沒有健康保險。由於選擇購買保險的紐約人數下降,預計此項廢除將導致保險費率上升10%。在本週的一次演講中,州長表示,特朗普政策將結束個人授權並不能證明這提高是合理的。 Cuomo補充說:“我們不會讓特朗普拆掉我們的醫療系統”。 除了失去授權之外,保費的增加還受到基本醫療費用的驅動 – 處方藥幾乎佔費用的30%。 全國最強大的醫療保健市場 州長Cuomo積極保護紐約人獲得優質,負擔得起的醫療保健服務,儘管他的行政與聯邦政策可能存在相互矛盾。他強制要求保險公司不能歧視已有狀況或年齡和性別的人士,儘管與聯邦不一致。例如,雖然特朗普推行了短期計劃,眾所周知,這短期計劃是歧視那些已經存在狀況的,而紐約已經禁止此類計劃以保護消費者和患者。 Cuomo還負責推動法規,以保證保險公司提供非處方緊急避孕藥和所有醫療必需的墮胎 – 所有這些都沒有共同保險,共同支付或免賠額。用金融服務主管Maria T. Vullo的話來說,“由於州長Cuomo自法律通過以來對ACA的堅定承諾,我們的醫療保健市場仍然是全國最強大的……” 本週我們再次看到了這種保護消費者的態度,即是DFS的決定以及州長Cuomo的公告。雖然潛在成本和少許的投保人暗示保費率將繼續攀升,但這種為維持可負擔的醫療服務的承諾,可以保護消費者免受潛在性的高價飆升的傷害。

marijuana-legalization

Marijuana Legalization in New York: Chinese Opposition and a Potential Solution

New York Takes a Step Towards Legalization New York City Mayor Bill de Blasio, after proposing to abolish specialized high school exams, recently proposed the legalization of marijuana. In the new policy, police will no longer arrest people who smoke marijuana in public. Instead, they will issue public users a fine. By next year, there…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