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勁爆消息:紐約市長實行全民白卡計劃 vs 特朗普“公共负担”移民新规

紐約市長白思豪實行全民白卡計劃

白思豪市長剛剛公佈了全民白卡計劃,據(ABC)新聞報道,這計劃是提供給所有紐約州居民(不管是否擁有合法身份),估計有600萬人符合資格。市長公佈會由紐約市“買單”,金額大概涉及1億美元!即人均約佔200美元,專家評價:將不知道如何“買單”?

*如需看中文字幕的,可以在視頻播放頁面中,點擊右下角的“設定”按鈕 —>然後點擊“字幕”—>“自動翻譯”—>選擇“中文”。

據業內資深人士透露,雖然這個全民健保的消息十分勁爆,但他們認為此舉措仍需認真解讀。這項健保目前只包括11家紐約公立醫院,從布朗士開始,2021年才能完成覆蓋五大區。1億1千萬美元的成本支出,也未完全說明從何而來。白思豪此舉,政治作秀的成分有多少呢?實質上白思豪此舉就是鼓勵所有非法移民都到紐約拿白卡。

紐約白卡費用預算

下圖顯示2016年紐約用在白卡上的費用是620億美元,而這只是紐約的花費,還未算上紐約基礎計劃的費用呢(估計也有幾百個億),而市長“白癡豪”推出的全民健保計劃,才預算撥款1億美元,剩下的錢誰負責呢?真是天荒夜談啊!

據統計,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城市是北京市(排名比上海高),而北京的經濟大概有3千幾億美元,約為紐約的四分一或五分一之間。因為紐約的經濟是一萬五千億。而紐約的經濟是一種上托下的模式,在這約有三分之一的人持有白卡,換言之,紐約的經濟收入靠的是一小部分高收入人士支撐著,是靠他們“養活”絕大部分領福利的人。估計紐約現有人口為兩千多萬,這數據還未把非法移民人口算進去,而在市長宣佈的“全民健保”計劃下,很大可能會令紐約的人口急劇上漲。

根據現有法律,如果55歲以上的人士曾經使用過公共福利,政府是有權利收取他們的房屋的。而川普現在把“公共負擔”的定義範圍擴大的話,受影響的人將不計其數。但在中國人心中,房屋是何等重要的標誌性財產,有房才有家,沒房子的話可能感覺人生就不圓滿了。如果因政策變動而影響到他們的“家”,這將是一個十分敏感的事情了。將會引來多大的反響呢?

非法與合法移民白卡

究竟非法移民白卡和合法移民白卡有什麼分別呢?眾所周知,中國投資移民來美國曾經是一個大趨勢,但由於各種原因,如外匯管制,許多資金已經很難轉移到美國了。一直以來,我們的客源有一半外國人,一半則是本地在美華僑。一個家庭的醫保費用大概在$2000/月,這個費用是一般小市民負擔不起的,而近年來,我們多了一個新興的客戶類型,就是投資移民EB5/L1,甚至是B1/B2來美生子的都有,可能我們會說中文,所以就有不少客戶之間的轉介推薦。而這些客戶某部份都有意無意中佔用了政府的資源,例如就在上週有個姓楊的客戶,他們即使聲稱知道自己在佔用福利,但仍然是不舍放棄。

從與她交流中,我們得知她正在使用的是$20/月的紐約州基礎計劃(此計劃屬於紐約州政府資助,聯邦政府沒有份出資的),這計劃是针对纽约民众的健康醫療计划,全美国目前只有纽约州和明尼苏达州才用这种保险,购买的费用远远低于其他健康计划所需要的费用。但所提供的基本福利是相同的。許多人都叫這個基礎計劃為“半白卡計劃”。下圖是此計劃的收入範圍指引,供參考:

傳統白卡與紐約州的半白卡對比

傳統白卡(Medicaid,也稱為醫療援助)是一個窮人的醫療保險項目,持有白卡者看病免費。最近,有關白卡的傳聞甚多,說聯邦政府準備嚴查白卡申請中的作假,一旦發現,將要求白卡持有人退回福利,因此使得許多華人準備放棄白卡,尤其是新移民,正在申請公民/綠卡,甚至是沒有身份的非公民人士,他們怕被定義為“公共負擔”而影響將來的身份轉換。實際上,如果本身真的符合申請白卡的條件,就無需擔心政府會追回福利。

如上所提及的楊小姐,她已經在使用$20/月的基礎計劃,但又怕因佔用資源而影響將來的身份申請,然而在我們向她報價常規的保險計劃需要$500多/月(包含她和她兒子)後,她卻認為這保費太貴了。但如果是沒有ID的非法移民,他們即使佔用過資源,都卻無法可尋。而楊小姐是合法移民,只要有申請過這些資源,就有跡可循了。那某程度來說,沒有身份的非法移民可能比合法移民更佔“優勢”了,而紐約州政府是會對大家的資料保密,不會上交聯邦政府。

最常见的白卡 Medicaid 种类与申请条件如下:

(一)收入限制,针对19-64岁的申请人:家庭总收入在联邦贫穷线的138%以下(详细金额看这里)

(二)资产限制,针对65岁以上的老人、盲人或身障人士:可以有一套房产(及其他不贵重的个人物品)和一部车,人寿保险/生前契约价值不超过$1500,其他资产包含名下的银行存款和股票等不超过$2000(夫妻则上限为$3000)。究竟紅藍卡和白卡的分別在哪裡

(三)其他:SSI(社安补助金)受益人、怀孕妇女、残疾人士、安养院住户、乳癌或子宫颈癌罹癌确诊等,可以看这里确认其他白卡种类

*如果符合以上这些基本条件,申请人就可以享受100%的医疗福利,也就是看病住院拿药都免钱*

白卡 Medicaid申请时间:Medicaid随时都可以申请,如果不确定是否符合资格的话,先抓紧Open Enrollment 时间(每年十一月到一月)注册填妥个人数据,平台系统会反馈告知你可能符合白卡 Medicaid资格,或者也可找保险经纪咨询。

白卡 Medicaid 申请步骤:可以上网,邮寄,或是预约 County 社福机构。这步骤仅为填数据提交申请,由官方审核资格。如果审核通过,County 会进一步书面通知或电话联系索取更多证明数据。之后就会收到审核结果,若通过则会拿到白卡(BIC, Benefits Identification Card),整个过程耗时约一个月左右。

點擊此處查看“2019白卡最新資訊”

川普總統對於「公共負擔」擬定條例的意見

美國國土安全部(DHS)早前公佈有關《拒絕入境公共負擔因素》(Inadmissibility on Public Charge Grounds)的擬定條例, 就此我們借鑒了某些權威人士的意見:任何關於移民和公共福利規則的改變,受牽動的範圍往往會比因政策直接受影響的人群更廣泛。例如,綠卡持有者及/或獲新政策豁免的移民(包括難民或持庇護身份人士)即使符合資格,他們都可能害怕將來會有難以預料的後果或者對新法規本身存在疑惑而不敢申請食物、醫療以及住房等生活補助。事實上,非法移民幾乎不符合資格獲得任何補助,而現金補助則早已被視為公共負擔,因此這些法規最可能影響到的是在美國有合法居留權且有工作的人士,而他們的配偶和子女很可能都是美國公民。

更多詳盡意見請點擊此處

白卡是否人人都能拿呢?

4月10日,特朗普总统签署行政令,要求改革联邦福利计划,规定领取医疗补助(白卡)福利的受益人必须找工作或参加职业培训。对此,保险业内人士认为奥巴马健保执行以来白卡滥用现象很严重,因此对特朗普政策表示赞同,同时律师认为该政策适应范围小。

有人开奔驰车去拿白卡 白卡病人看病难

某保险公司总裁华人张先生介绍说,要想拿白卡,个人收入要低于16800美元,夫妻收入总和低于22700美元,4口之家收入要低于46000美元,而且家庭收入只要低于67000美元,18岁以下小孩就可以拿白卡。

他指出,在社区当中的确有不少滥用福利的现象。例如cover California计划中有三分之二都是白卡,而且现在拿白卡不查资产,只查当下收入,社区里有的人开奔驰车去拿白卡。

张先生说,从前拿白卡不仅看收入还要看拥有的资产,2014年后管得就很松,不再看资产,很多时候明明就是乱发,明明不符合还是可以拿。例如有人明明有很多房产有租金收入,但是报税的时候不报或者少报,来虚报成低收入,拿白卡。

他指出,这样造成白卡滥用,给医生报销的钱很少,有的医生看一个病人只给5美元,医生不喜欢看这些病人,造成真正需要白卡的人看病难。

律师:政策适用范围小 很多拿白卡者无法工作

家住洛杉矶的华人吴女士说,从前一度因为在餐厅工作的丈夫报税时需要算上小费所以收入超过白卡适用的范围而被取消,去年因为丈夫失业在家,一家三口属于低收入人群所以又拿到了白卡。她说,社会福利部门只有一年才查一次,平时并没有特别地来检查。虽然拿白卡,但是他们还是该工作就工作,一切如实申报。然而,她也承认,虽然白卡不花钱,但是很多地方都不收,很多情况下要等很久才能看上病。

騙取白卡有何後果 - 真實案例

纽约史坦顿岛一名易姓(Yee)妇女,最近收到纽约市社会服务部(Department of Social Services,DSS)的诉状,要求她偿还政府为她丈夫支付的医疗援助账单,金额高达234,000多美元。诉状说,这笔钱必须连本带利,完全付清。

根据市社会服务部上周四(27日)发出的起诉书,易先生2016年4月获准入住一家养老院,这是一家颇有名气的犹太护理机构。两天后易先生委托代理人,向纽约市社会服务部申请低收入医疗补助计划(Medicaid,俗称白卡)。

就申请而言,根据纽约州《社会服务法》(SSL),配偶有义务为医疗补助申请人提供经济支持。但在上述申请表中,易太太没有提供她的收入和资产信息,显示她可以支付丈夫基本的医疗费用。

因此,DSS批准了易先生的白卡,从2016年5月1日至2018年7月1日,DSS为易先生支付每日养老院的费用,合计26个月用掉234,569.65美元,平均每个月花费9,000多美元。

但白卡福利是州政府给低收入人群的医疗服务资助,而非无偿救济。社会服务部最近发现,易先生在获得白卡时,易太太实际一直拥有376,690.55美元的资产,支付易先生的23万医疗费绰绰有余。因此将易太太告上曼哈顿民事法庭,指她违反“隐含合同”,要求连本带息收回之前政府代付的医疗支出,并追讨白卡提供的任何用品或服务费用。

社会服务部提诉所依据的法律,包括纽约州《社会服务法》第101条(1) ,366(3)(c) 、366(3)(a) 和104(1) 等,这些法律的大概意思是,公共援助或照顾接受者的配偶,如果有足够的能力,应负责照顾,而无需公共援助。

如果有赡养义务的亲属(responsible relative)拒绝或未能提供收入和资产信息,则政府提供此类医疗援助的同时,追讨权会根据法律而隐含于合同内(implied contract,隐含合同),政府可根据第三条第六项和其它适用的法律规定,从该亲属处收回(政府代付的费用)。

隐含合同一般指某种非正式协议,合同当事人虽没有口头或书面表示,但已有行为或有关文件表示履约、具法律效力的合同。合同之“默示”,有诚实信用原则或公共利益出发的含义。

另一真實案例:存款百万还拿白卡 “百万富婆”被控

滥用白卡生产 24州被踢爆 恐影响再入境

全美24个州靠白卡福利生孩子现象普遍。(取自密西根州府网站)

调查显示,全美50个州里竟有24个州存在准妈妈滥用白卡生孩子的现象,其中八个州依赖白卡出生的新生儿竟达六成以上,令人瞠目结舌。而不管合法或非法使用白卡分娩,只要使用,都会进入联邦医疗系统,登记列档,对以后申请其他联邦福利或再入境都会有不良的影响。

联邦政府给符合条件的低收入或无收入的公民和永久居民等提供的免费医疗保险卡(Medicaid),俗称“白卡”,不仅给有需要的耆老提供免费的医疗补助,更让低收入的准妈妈减轻经济负担。她们的孩子靠着妈妈的“白卡”,一出生就享用政府福利。

非营利机构凯瑟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oundation)于2015年根据各州白卡负责人填写的问卷调查收集信息,形成的调查报告显示,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在2015年共有72%的新生儿接受白卡津贴补助下出生,成为全美用白卡生孩子现象最普遍的州,阿肯色州以67%次之,排名第三的路易斯安纳州,也有65%的新生儿一生下来就享受政府福利。

新罕布什尔州仅有27%的新生儿享用白卡,是全美用白卡生孩子现象最少的州。维吉尼亚州和犹他州也以31%的比率,列为用白卡生孩子第二少的州。

凯瑟家庭基金会指出,除人口数量相对较少的几个州外,全美人口众多的几个州里,也有50%以上的新生儿仰赖白卡。其中,人口众多的加州、佛罗里达州和伊利诺州都有50%的新生儿靠白卡福利出生。而移民人口为数不少的纽约州,也有51%的新生儿靠白卡福利出生。

此外,“女性健康”(Womens Health Issues)杂志也于2013年公布2008、2009和2010年针对用白卡福利生孩子现象的研究成果,显示全美仰赖白卡福利生孩子的现象突出。这项由乔治华盛顿大学与“March of Dimes”社福组织合作的研究显示,2008年全美共有40.08%的新生儿靠白卡福利出生,2009年增至43.89%,到2010年更飙升至47.75%,当年378万519位新生儿中,共有180万5151人靠白卡出生。

纽约移民律师谈天行指出,尽管美国靠白卡福利生孩子现象十分普遍,但来美生子的外籍妈妈并不符合美国白卡申请条件。有些妈妈被月子中心鼓动,申请了“白卡”,并利用这一福利生下了孩子,虽然省下了一笔医疗费,却在联邦政府留下纪录。

其后果之一是,进入美国的“黑名单”系统。美国是非常注重信用的国家,外国人出入医院都是用护照作信息登记的,如果信用有问题,就会直接出现在信用纪录上的“黑名单”中,这是一个全美联网的信息库,以后想在美国办各种事,这个纪录都会被查询出来。

其后果之二是,影响日后入境美国。如果用欺诈的方式办理了“白卡”,使用了本不属于自己的福利,没有交清生孩子的费用,无法提供出医院帐单清零的纪录,在再次办理续签的时候,就很有可能被拒签。即使当前已有十年签证,但护照个人信息也已被记录,极有可能在再次入境美国时被海关拦下,拒绝入境。

有關更多赴美產子的資訊,請點擊此處

最新消息:特朗普政府意欲收緊限制合法移民人士申請公民身份

規則制定提案的詳細信息仍在最終確定中,但基於之前的最新草案並向NBC新聞報導,在美國合法居住的移民只要曾經使用過或其家庭成員曾使用過奧巴馬醫療,兒童健康保險,糧食券和其他利益都有可能會阻礙他們在美國獲得相關的身份調整申請。

雖然此法律仍未最終落實,但很多人已經紛紛表示反對,他們指出這並不符合美國現有的法律精神,如果他們以前只是不小心或確實有需要而使用過,這對他們並不公平!

但是基於各方面的原因,以前不小心使用過的人,從現在起就不要再使用政府福利了。(研究表明,現在已經有很多人停止拿福利了,詳見下文)而負擔得起的人,就更不應該再使用政府資源。

紐約州白卡申請現狀 (白卡申请十年来首次下降)

最新报告显示,2018财年白卡申请人数下降0.6%,这是从2007年以来的首次下降,同时2019年的白卡申请人数增长有望再创新低。

美国医疗研究机构周四(10月25日)发布一份报告显示,2018财年的白卡(Medicaid,医疗补助)申请人数下降0.6%,这是从2007年以来的首次下降,同时预计2019年的白卡申请人数会再创新低。

凯撒家庭基金会(Kaiser Family Fund)是专注于医疗保健和健康政策研究的非营利组织。每年对50个州的白卡申请进行调查,最新公布的调查结果是,2018年是白卡十年来的首次下降,且2019年的白卡申请人数增长比率为0.9%。

符合白卡申请资格的低收入人群数量减少
“各州在很大程度上将白卡申请率放缓归因于强劲的经济增长,导致符合白卡申请资格的低收入人群数量减少,”凯撒报告说。

川普(特朗普)总统任期内,美国经济出现强劲增长。美国劳工部9月的非农就业报告显示,失业率降至3.7%,是近50年来的最低水平;平均时薪也同比增长2.8%,与预期一致。

报告还认为,联邦政府敦促各州对白卡申请人增设工作要求,此举也可能导致白卡申请人数下降。

但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白卡的申请人数下降,但联邦和州的白卡支出仍在增长。凯撒的报告指出,2018财年联邦和州的白卡总支出增长了4.2%,与去年的增幅相似。同时,按照现行医疗体制,预计2019年各州的白卡支出将增长5.3%。

报告认为,申请与支出增长之间的差距部分反映了儿童和成人新增申请减少,因为与老年人和残疾人相比,儿童和成人白卡的覆盖成本相对更低。

此外,更贵的处方药以及各州投入更多资金用于药物滥用和心理健康治疗也是导致白卡支出居高不下的原因。

全民健保的存废之争
美国的全民健保(也称“平价医疗法案”,ACA)一直是这几年来的争论焦点,尤其是集中在庞大的医疗成本上。

奥巴马政府在2013年启动的医保改革设计是通过建立政府对医疗保健市场的垄断,以及规定对医疗服务供应商的统一价,“免费”或低价提供医疗保健。同时,对没有保险覆盖的人士进行强制性惩罚,在纳税时一并缴纳。

全民健保也同年扩大了许多州的白卡申请资格,白卡申请人数在2013年出现激增。

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周二(23日)发布新报告(题为“社会主义的机会成本”),部分内容分析了“全民健保”的经济成本。报告指,民主党人推行的社会主义“全民医保”计划将摧毁美国医疗保健市场,并导致更高的税收。

为“全民医保”提供资金所需的高额税收将导致美国家庭年收入在扣税并扣除医疗保健支出后,减少17,000美元,下降幅度达19%。如果不增加税收,就要把联邦预算削减一半,随之将破坏白卡计划、社会保障计划和传统的医疗保险。

总统川普10月10日在“今日美国”发表专栏文章也再次批评民主党政府提供的全民健保法案。川普写道,如果民主党(他的竞争对手)在举行的中期选举中取得成功,民主党将把美国变成“下一个委内瑞拉”。

在2016年大选期间,川普就承诺废除奥巴马时期的全民健保,就任后2017年共和党在国会首次推出的替代健保法案受挫,但川普并未放弃废除全民健保的努力。

纽约州健保局(NY State of Health)提供四种计划,包括合资格医疗保险计划(Qualified Health Plans,QHP)、基本计划(Essential Plan,纽约州独有)、白卡(Medicaid,低收入医疗保险)、儿童保健(Child Health Plus)。目前有12家保险公司在个人市场提供QHP,16家保险公司提供基本计划,11家保险公司参与所有个人市场计划。所有的计划均提供广泛的福利,大多数民众都可以得到资金援助,纽约州居民在考虑参加这些计划时,拥有选择保险公司的权利,并可以通过上网、电话或面对面与专人助理完成投保。

常見問題:
问1.白卡断掉了怎么办?

答:符合白卡申请资格者在白卡断掉之后,可以重新提出申请,目前的申请时间比以前缩短了,约30天可以申请到。

问2.在公司加的医疗计划中,需要个人负担80∼85%的药费,如何才能节省医药费?

答:不同的保险公司保险计划的额度不同,承保的药物不同,所以要多咨询保险公司,找到可以承保你需要的药品的保险公司,看能承保多少。货比三家,找到一家适合自己的保险公司。

问3.因担心被卷入“公共负担”,退出白卡后,可否加入基本计划(Essential Plan)?

答:“公共负担”(public charge)新范围草案还没有正式推行,如果真正发布实施,要从实施的日期开始计算,此前的白卡是不算在内的。而基本计划(Essential Plan)对于收入资格有独立的要求,只有符合收入资格者才可以加入。

问4.只有红蓝卡,医生说有些情况需要用白卡,没有白卡怎么办?

答:虽然有了红蓝卡,但如果符合白卡资格,仍然可以申请白卡,根据申请者的年龄,申请白卡要看资产,比如房产等。个人可以需要去HRA(人力资源局)咨询所需要的具体收入条件。

在纽约州基本计划中,眼睛和牙齿福利只有第一保健公司可以包在计划之中,符合资格的较高工资者只要在$20保费外加$24.55,即可享受额外的眼睛和牙齿福利。其余三种收入级别则不需另付费可直接享受该额外福利。无绿卡者以及国际留学生也可以加入该计划。

紐約市長大戰美國總統, 移民怎麼辦

試想象上海/北京市長公然挑戰習近平,後果可想而知。然而美國這個民主制度,就是有這些市長挑戰總統的狀況出現,並且絕對不是第一次。

但這個舉措對移民人士有什麼影響?

就我們的愚昧見解,如果已是公民身份而又符合資格的人,白卡照拿無妨,這並非鼓勵大家騙取福利;而非公民人士,又負擔得起的,建議就不要貪小便宜了。

雖然在紐約州市長答應買單,但市長也會有下台的一天,而你移民入籍美國,並非入籍紐約,所以亂拿紐約州福利的人,到時可能是會惹麻煩的。

其實個人醫療保險並沒有大家想得這麼昂貴!

如需了解更多,請致電:212-484-9888 點擊留言

更多關於2019最新資訊:

新移民,公民,非公民,綠卡,無證人士,紅藍卡,白卡,2019醫保指南等的信息請點擊此鏈接查看:https://tinyurl.com/New-Immigrant-Insurance

 

 

Related Post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