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報價
Click here for English
English

【黄燕玲】遭灭口 vs【石正麗】還原網上被刪除的致命鐵證!-武漢肺炎源於P3/P4實驗室?

美國調查 中國P4實驗室->真相隱藏在p3[黄燕玲]?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中國近日多次對外否認病毒源自「武漢P4實驗室」,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9日受訪也聲稱「病毒仍然未知」,並稱外界質疑純屬「揣測」和「謠言」;對此,美國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隔空指稱,「舉證責任在您和共產黨員身上,開放國際有能力的科學家調查」。

綜合媒體報導,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9日上節目接受專訪,他承認很多事情都還未知,「我們的科學家、中國科學家、美國科學家以及其他國家的科研人員,正在盡力了解新型冠狀病毒」。

針對柯頓指控病毒是中國的生化戰計畫,崔天凱表示,「這很傷人,激起揣測與謠言,散播給大眾很危險,一方面會引起恐慌,另一方面會煽動種族歧視與仇外情緒,這些都會破壞我們對抗病毒的努力」。

研究顯示被這種病毒最先感染的40例患者當中,有14個病患根本沒去過華南海鮮市場,當中更包括「零號病人」(指第一個得傳染病,並開始散播病毒的患者),目前尚不清楚該病毒的真正起源處,有可能是來自其他的海鮮市場、食品加工廠或農場,也有可能是來自武漢「P4病毒實驗室」。

柯頓強調,武漢的「P4病毒實驗室」是中國第一個生物安全4級實驗室,研究最危險的病原體,人們可以和最致命的病毒一起工作,現在的疫情無疑已經是「世界上最大,最重要的事」,比1986年的車諾比核災更糟糕。

在崔天凱的專訪節目播出後,柯頓先在推特上回應指出,「這不是陰謀,也不是理論,事實是:中國對謊稱病毒源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對此,他直指「武漢P4實驗室」表示,「另一個事實是:超級實驗室距離那個市場只有幾英里,病毒到底起源於哪裡?我們不知道,但舉證責任在您和其他共產黨員身上,現在就開放給各國有能力的科學家們」。

點擊查看:中國對武漢食品市場中出現的病毒撒謊?

武漢病毒被人為修改,石正麗致命鐵證被抓住

關於疫情來源,大體上有幾種觀點:自然界進化,實驗室洩露,敵對勢力投毒,不同群體造成網絡空前的紛爭。科普者以陰謀論駁斥病毒人工合成、敵對投毒派等觀點,而民族主義者則找尋敵對勢力,批判實驗室洩露派是被境外勢力利用,這個爭論有些亂……

2月2日,武漢病毒所石正麗發表聲明: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同時轉發這個打臉消息:印度學者已經決定撤回這篇預印本文章。

2月5日,石正麗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再次回應爭議,希望國家專業部門來調查,以還團隊一個清白。 “我自己的話沒有說服力,我不能控制別人的思想和言論。

以下為武小華回應石正麗的文章,特轉發。

關於我質疑石正麗研究員的朋友圈,在我睡了一個小覺後開始漫天飛,我覺得這並不是一個複雜的問題,而且相當簡單。

面對幾萬人的感染,幾萬家庭的支離破碎,幾百條人命,石研究員公然撒謊也就算了,還罵這些不幸的人活該,因為是你們自己不文明習慣的懲罰,請問這些人都是吃蝙蝠吃的嗎?荒唐!而且要質疑你的研究的科學家閉嘴,你已經喪失了最基本一個科研工作者的最基本要素:實事求是,以及一個科研工作者的社會底線:人性。

當你說出這樣的的話的時候,我真的是被你氣的咬牙切齒,那麼我就公開的把你的謊言

揭露一下吧,揭露一下你的赤裸裸謊言。

1,從蝙蝠到人,新冠病毒是如何變異的?

SARS病毒模型上有個漂亮的紫色蘑菇丁,請做筆記,它叫spike glycol protain, 簡稱S蛋白,這個蛋白很重要,他就是鑰匙,能不能傳人,就靠它。

蝙蝠身上的病毒,它的S蛋白,是不能傳人的,否則,一隻蝙蝠可以殺死幾十萬人不止,所以吃蝙蝠這個謊言,基本是不可能的。正所謂一把鑰匙開一把鎖子。但是,病毒在地球生活了40萬年了,他們為了生存下去,他是要不斷尋找宿主和變異的。

那麼,從蝙蝠到人,冠狀病毒要通過不斷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如果僅僅依靠人來吃,至少要吃一萬年以上,“活著”的病毒才能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而且,蝙蝠又不是伴侶動物,很難從血液、體液等方式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

比如貓也有HIV病毒,俗稱貓艾滋,但是即使和人親密接觸,貓HIV貓艾滋病毒也不傳人,因為貓艾滋打不開人的密碼。

那麼,從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變異成2019-nCoV冠狀病毒,怎樣才能發生變異呢?

有兩種可能 1. 自然變異 2.實驗室修改病毒

第一 自然變異

那麼我們先說說自然變異吧,首先以蝙蝠為宿主的病毒,要在自然界找到1——2個中間宿主,通過這1-2個中間宿主逐漸找到人類的基因密碼發生變異。

這種情況基本在2019-nCoV冠狀病毒上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如果發現了2019-nCoV那麼首先發現的是這個中間宿主,比如sars病毒會首先追到果子狸身上,但是2019-nCoV卻缺少這個中間宿主,卻被高福院士直接追踪到了蝙蝠身上。

高福院士是非常清楚2019-nCoV缺少這一環的,但是他沒有說或者沒有說清楚,只能說除了科學家,他還有官員身份,這個身份不能讓他說。

所以大自然的變異基本排除。

第二,實驗室的修改變異

接著講,為什麼高福院士能越過中間宿主直接找到2019-nCoV的源頭蝙蝠身上呢?唯一的依據就是擁有大量的蝙蝠病毒的大數據庫。

好吧,到這裡終於追到石正麗研究員這裡了,看看石正麗這些年的研究成果和工作,她的數據庫裡擁有不少於50種以上的冠狀病毒,沒有這個蝙蝠冠狀病毒的數據庫,高福院
士是不可能在很快就篩選出蝙蝠這個宿主的。

所以2019-nCoV的原始病毒,保存在石正麗的病毒庫裡。

2、好吧,讓我們再看一下冠狀病毒這個紫色的小蘑菇,人為的換掉它,難嗎?不難啊,如果你不會換這個,那根本不是學生物的,可以這麼說吧,中國80%的生物研究生都會,武漢大學的生物學研究所隨便挑幾個學生都會換掉,因為導師很厲害。別說饒博士

領導的北大生命科學院,對研究生物的研究生來說,如果不會,就沒法拿畢業證。

操作過程就不必講了,是一種體力活。

3、新冠病毒是如何傳播的

好吧,拿到或者換掉冠狀病毒的紫色小蘑菇丁之後,實驗室接著要做什麼呢?當然是要把病毒種在新的宿主身上啊,記錄這些病毒宿主的一些列生化指標和傳播途徑。

這些宿主是什麼呢?那就是實驗室的實驗動物了,他們真的非常可能,不亞於水深火熱的患者,我們稱這些動物為SPF動物。

我還養過SPF動物,哎,我真為自己身為人類而感到羞愧和深深的懺悔,即使我終身食素,也無法擺脫這種懺悔的心理,何況是身在水生火熱疫區的那些可憐的病患,每每想到這些,我就能想到那些在籠子裡同樣有靈魂的生靈。

那麼,一種被修改了S蛋白的病毒,在宿主之間傳播,這裡的宿主變成了可選擇的SPF動物——小鼠、大鼠、和猴子。

病毒傳播的方式常見的有集中,1.飛沫傳播,比如流感病毒 2. 血液傳播 比如艾滋病病毒 3. 母嬰傳播,比如乙肝病毒

那麼這時候科學家,其實是實驗員在修改病毒的時候,就會選擇病毒和宿主的那段蛋白以決定傳播方式。

好吧,這就是考驗科學家良心和利益的時候了,如果選擇了母嬰方式傳播,即使是繁殖最快的小鼠,等小鼠成熟懷孕,也要22天為一個孕育的周期,雞也要21天孵化。選擇血液傳播比較危險,如果操作不當很容易污染。

那麼為了盡快的出成果,一般會選擇最快的傳播方式,呼吸道傳播了,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數據:

2019-nCoV通過人體呼吸道和肺部細胞上的ACE2(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蛋白受體入侵人體

的。患者剛開始的時候一般通過發熱,乏力,乾咳為主要表現,但是鼻塞,流涕等。

那麼,病毒是怎麼準確無誤的選擇到這個人體的開關呢?石正麗有篇論文做過詳細介紹。

2015年,著名的自然醫學電子刊物上發表了論文,主要作者為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

學研究所,武漢大學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麗。

這篇論文說,他們醫學研究發現,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裡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

,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

Sars病毒重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體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很有效

他們發現新病毒明顯地損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

疫苗管失去作用。於是,石正麗團隊繼續用猴子做實驗,模擬病毒在人體上的效果。

這個實驗當時引起美國醫學界非常大的爭議,醫學專家Declan Butler也在自然

Medicine上撰文表示,這種實驗沒有什麼意義,而且風險很大。由於缺乏技術,當時石

正麗團隊是和美國北卡羅萊納的一個醫學小組合作。2014年美國疾病控制中心附屬這

一個病毒有可能成為生物化學武器時,立即已經叫停了這種病毒改造計劃,並停止重新分配給

相關的研究。

開展這種研究,肯定存在很大風險,有很多文章對此表示質疑。

好吧,我和石正麗科學家的對質,基本就到這裡了,石研究的實驗室員擁有2019-nCoV

原始的以蝙蝠為宿主的病毒樣本以及冠狀病毒的數據庫,也掌握了改造成為2019-nCoV

的方法,我的話就就到這裡,至於過程,我沒有見到,不分析。

這個新病毒,本來永遠封存在保險等級的最高的實驗室的,封存或者永遠銷毀,但是很

不幸,它逃脫了,造成了幾萬人的感染,幾百人的死亡,這個罪魁禍首我們雖然看見它

了,抓住它了,但是我們還沒有銷毀它消滅它。對準無數的醫生和救援人員奔赴一線參

與救援,那才是石正麗科學家說的以命擔當。

那麼最後我要說兩點:

1,我們就是藉石正麗十個百個膽子,她也不敢把病毒放到社會上,那是反人類罪,不

僅她不敢,所有的科學工作者都不會這麼做,這是違背我們的誓言的:為了人類的健康

在那裡。

2,這個不是中國的陰謀,這個項目2014年是美國方面資助的,那麼停止也是被美國叫

停的,最重要的是沒有一個團體或機構能這場瘟疫中獲利,因為這關係到整個人類。

3,這只能是一場盛盛宴之後的意外。

4,另外我想對施一公,饒毅,以及那些資本追逐的生命科學家和暢想解讀生命密碼並

投身其中的學者說一句話:解讀生命密碼,人類還要很長很長的路要走,可能我們就是

一粒粒鋪路石,一粒粒小分子小蛋白,不要急功近利,不要過於妄想,資本的盛宴該冷

卻一下了。

她發誓病毒不是人工製造,崔永元:靠譜嗎?

肺炎病毒來自P4實驗室? 石正麗生命擔保論惹議

 石正麗-生命擔保P4實驗室

石正麗就外界質疑新冠狀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稱用自己生命擔保沒有關係,名為「武小華博士」的微信網友要求公開對質石正麗。

對於武漢肺炎疫情的源頭,外界一直質疑是否跟專門研究病毒的武漢P4實驗室有關。對此,P4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近日回應,「用生命擔保跟實驗室沒有關係。」引起輿論關注,並遭業內人士要求公開對質,也有專家認為這種大話無法讓人信服,反而適得其反。

2月2日,現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武漢病毒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漢P4實驗室副主任的石正麗在微信圈聲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並稱「我用自己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

該微信圈內消息得到大陸《長江日報》確認。

石正麗簡介

现任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中心主任。《病毒学报》编委、《中国病毒学》编委;中国微生物学会病毒专业委员会委员。

石正丽博士长期从事新发病毒的病原学研究,在野生动物传播的病毒的病原学、分子流行病学以及病毒的感染机理方面有丰富的研究经验。主要贡献有:在蝙蝠体内发现遗传多样的SARS样冠状病毒,证明蝙蝠是SARS样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在我国蝙蝠体内检测到烈性病毒尼帕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的抗体,提示我国蝙蝠体内存在类似病毒;在蝙蝠体内检测到遗传多样的腺病毒、腺相关病毒和圆环病毒,进一步证实蝙蝠是多种病毒的自然宿主。

目前承担有国家97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等课题。

石正麗研究員領銜的“中國蝙蝠攜帶重要病毒研究”項目榮獲2018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

石正丽-中国蝙蝠携带重要病毒研究

1月8日,2018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在京揭曉,共評出285個項目(人選)。其中,國家自然科學獎38項,國家技術發明獎67項,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173項。

《中國病毒學(英)》主編石正麗研究員領銜的“中國蝙蝠攜帶重要病毒研究”項目榮獲2018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熱烈祝賀!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研究員帶領團隊,針對新發傳染病防控領域的重大需求,以我國蝙蝠攜帶的SARS 樣冠狀病毒等重要病毒為研究對象,全面、系統地開展了我國蝙蝠攜帶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學、新病毒發現與鑑定、跨種傳播機理等方面的研究,並取得了重大突破,獲得多項原創成果。

最重要貢獻包括證實蝙蝠是SARS 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為SARS 的動物溯源提供多個重要證據;首次在我國蝙蝠體內檢測到烈性病毒尼帕病毒和埃博拉病毒抗體;發現腺病毒、圓環病毒等遺傳多樣的新型蝙蝠病毒等,其中關於SARS 病毒溯源的代表性研究成果發表在Nature、Science 等頂級學術期刊上。

此项研究开创了国内系统研究蝙蝠病毒的先河,对动物源新发病毒病原学、新病毒发现等研究方向的发展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石正丽被称为“蝙蝠女侠”,该研究团队也成为国际上蝙蝠病毒研究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实验室之一。石老师团队的重要工作也引起了国际公众媒体的高度关注,成果相继被Science/AAAS、华尔街日报、BBC News、Toronto Star、National Geographic等国际媒体评论报道。

石正麗研究員團隊合影

石正丽研究员在“一席讲坛”上曾坦言:“不管南方还是北方,中部还是西部,只要听说有蝙蝠的地方我们都会去,足迹遍布了我国28个省市,像大海捞针一样。这样一做就是十多年的时间。”“我们告诉人们哪里可能会出现疾病,什么动物可能传播疾病,然后和医疗卫生部门协作,指导大家从源头上去防控,在病毒找到我们之前,先找到它们。这也是我们病毒溯源与病毒监测研究的目的和意义所在。”

武小華博士要求公開與石正麗對質

石正麗的帖子在社交媒體上引起熱議,其中有名為「武小華博士」的微信網友公開要求與石正麗對質的帖子也相當火爆。

「武小華博士」說,「請問你一條命和幾百條人命相比,哪個更鴻毛哪個更泰山。」「現在你論文公布的實驗室數據和CDC的基因對比,這中間如果沒有SPF動物做為中間宿主,會發生這樣的變異?我把話撂這裡,咱們可以公開對質,我看你能糊弄幾個人!本人親自養過SPF動物,也做過SPF基因實驗,你不要把大家當白癡!」

武小華博士」公開要求對質石正麗。

「武小華博士」還說,既然很多科學家包括石正麗都知道這個冠狀病毒來自蝙蝠,那麼從蝙蝠到人還有1~2個中間宿主參與變異這個基因,從資料上看是通過大鼠和靈長類之間的傳播打通才能複製到人。怎麼能做到打通,就是把靈長類的某個蛋白,改造在大鼠上。這個只有在實驗室才能完成的改造。

另外,「武小華博士」認為,實驗室發生生物泄漏那就是管理的問題了,並舉例,有些實驗室非常糟糕,向外兜售參與實驗的實驗動物,比如狗當寵物,還有把實驗動物的屍體隨便處理,因為按照醫療廢物火葬的錢更多,更有按野生動物售賣的等等。

黄燕玲公司回应[零号病人] – 自己個人不露面?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2月16日在网站上发布声明表示,网络流传称该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经该所查证为不实信息。

声明说:“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我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这则传闻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说“零号病人”是该所一名微生物学女研究生,名叫黄燕玲,并称她在研究所进行实验时被泄漏的病毒感染死亡,其尸体送往殡仪馆火化时,又感染一名殡葬人员,才使得疫情传播。

网民发现,黄燕玲在研究所网站上空有名字,却不像其他学生一样有照片和中英文个人信息。这也导致传闻甚嚣尘上。到了16日,《每日经济新闻》报导,黄燕玲的导师危宏平朋友圈发文回应,称黄燕玲2015年7月硕士顺利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城市工作。“目前黄燕玲同学身体健康,一切安好!”但这些讯息都未能平息网友质疑。许多人希望黄燕玲本人出面辟谣。

聽這位牛津大學教授的話 –[零号病人] !!!

大陸原衛生高官陳炳中:不要說大話 要有根據

大陸原衛生高官、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向記者表示,這是石正麗個人這麼說,她沒有提出來怎麼排除跟實驗室無關。「比如這個病毒確實來自華南海鮮市場,源頭不是實驗室,得說出根據來。而不是以這種大話『以生命來擔保』,這個責任重大,你也擔保不了。」

陳炳中強調,「我也不是說這個東西肯定是研究所來的,但我也不認為她這種以生命為擔保的大話能讓人相信,這也不可靠。說大話沒有用,排除也得有123。」

他還表示,外邊確實有懷疑覺得病毒來自實驗室,但懷疑並不是定論。「但她這種否認也無力,根據不足也沒有說服力,甚至還加深了疑慮,適得其反。」

陳秉中認為,這個P4實驗室背景還真值得關注,它離海鮮市場也很近,而且正好發生疫情,需要有關方面去調查,但中方也不會接受,美國想到中國來幫助調查,中方還拒絕了。但真相早晚有大白的這一天。

原武漢大學歷史學教授、現美國華裔學者劉正表示,自己曾在武漢工作和生活,對武漢病毒研究所有所了解。他撰文披露,「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是醫學外觀,而同時有深厚的軍方背景的雙重神祕科研機構。」

他強調,這次武漢肺炎的病毒被懷疑來自P4實驗室,是基於以下證據:首先,S蛋白(spike protein, 棘突蛋白)的ACE2能奇蹟地被改造成可以在人身上傳播的人工改造痕跡。

其次,從病毒NDA序列上分析武漢的類SARS冠狀病毒就是來源於「中國科學家」2018年從舟山蝙蝠身上發現並成功分離的新型冠狀病毒。因此,這顯然是人工改造後的病毒,而不是自然變異的。

點此處看:武漢肺炎最可怕的帶菌者類 – 傷寒瑪麗

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陳薇少將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

 

石正丽用生命担保

石正丽-用生命担保

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日前已經接管了武漢P4病毒實驗室。此舉揭示武漢P4病毒實驗室可能與軍方的關聯。這種關聯令外界之前擔心中國軍隊在武漢P4開發生化武器顯得並非毫無由來。
廣告

據微博豆瓣昨天2月7日的消息說,陳薇少將已在武漢10多天。她接管P4實驗室猶如一枚“定心丸”。該文介紹說,陳薇將軍是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是軍事醫學科學院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並說,她在非典期間曾經發明重組人干擾素一種噴霧,使得14000醫護人員沒有人感染。這個介紹還說她在治療埃博拉病毒和炭疽桿菌病毒上取的卓越成就。

自從武漢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武漢P4病毒研究所就受到格外關注。網上有些介紹說,該所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某教授2014年發表的論文說,蝙蝠冠狀病毒基因的兩個蛋白開關,調一下,就可以適應人體。不過這位教授日前宣布用她的生命擔保實驗室沒有泄露病毒。一般認為,中國當局絕不允許強有力的第三方介入調查。

曾與中國學者邱香果共事 加國病毒權威驚傳猝死

加國邱香果

武漢肺炎疫情失控,加拿大去年逮捕走私病毒的中國科學家邱香果,證據直指中共有「生物戰計畫」;然而,曾與邱香果為同事的加拿大病毒權威普拉瑪,4日驚傳於非洲逝世,外媒懷疑死因恐怕不單純

武漢肺炎疫情失控,加拿大去年逮捕走私病毒的中國科學家邱香果,證據直指中共有「生物戰計畫」,另傳中共解放軍生武專家陳薇已接管「P4實驗室」;然而,曾與邱香果為同事的加拿大病毒權威普拉瑪(Frank Plummer),4日驚傳在非洲猝逝,外媒懷疑死因並不單純。

綜合媒體報導,駐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的中國學者邱香果,去年被加拿大警方以間諜罪逮捕,並懷疑與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有所關連;此外,近日也有消息指出,中國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少將已全面接管「武漢P4研究所」,顯示該單位與軍方有密切關聯,也讓各界增添「中國生物戰計畫」的猜疑。

印度媒體「GreatGameIndia」披露,普拉瑪過去曾任加國唯一P4級生物實驗室(NML)首任科學總監,是研究SARS、H1N1以及伊波拉病毒的權威專家,曾與遭逮的中國間諜科學家邱香果共事多年,沒想到4日在非洲肯亞突然驟逝,遭疑死因不單純,媒體呼籲加拿大政府對此展開調查。

點擊《武漢肺炎》源於中共盜竊病毒?《千人計劃》

禍不單行 – 美國取消中國WTO「開發中國家」優惠

川普取消中國WTO

 

過去美國曾多次喊話要求中國等國取消在WTO的「開發中國家」地位,根據彭博11日報導,USTR週一發出通知,將縮減開發中國家和低度開發國家的內部規劃名單,目的是在調查這些國家是否藉由出口補貼不公平的傷害美國產業,降低調查的門檻。

USTR指出,美國這次打算取消對25個經濟體的特殊待遇,包括自稱為開發中經濟體的阿爾巴尼亞、阿根廷、亞美尼亞、巴西、保加利亞、中國、哥倫比亞、哥斯大黎加、喬治亞、香港、印度、印尼、哈薩克、吉爾吉斯、馬來西亞、摩爾多瓦、蒙地內哥羅、北馬其頓、羅馬尼亞、新加坡、南非、南韓、泰國、烏克蘭和越南。

其實美國方面先前就曾討論,WTO續用已開發國家、開發中國家的二分法已經過時,且讓WTO部份成員在貿易上取得不公平的優勢,USTR強調,美國有必要修改對開發中國家的反補貼調查方法;報導指出,川普政府這項做法,代表美國將大幅改變20年來對開發中國家的貿易政策,很可能導致美國未來對全球其他重要出口國的處罰,變得更加嚴格。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請點擊以下鏈接查閱:

美國執法部門緊盯 – 中國“千人計劃” 涉及大量美方重要信息

【综合总结】最全重疾险对比分析,哪款性价比最高?

中國,香港,歐美保險的對比(各有什麼優缺點?哪個合適你?)

Leave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unction add_custom_script() { ?>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