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報價

【 黄燕玲遭滅口?】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三個“謠言”-P3/P4秘密?【石正麗擔保?】 美國調查病毒來源

2月16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表声明:

近期网络流传不实信息,称我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经查证,我所郑重声明如下:

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我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20-02/16/c_1125582064.htm

臧啟玉: 黃燕玲 是不是 零號病人 她都應該出來走兩步. 遭灭口?

對此三個人的說法,我有疑問:1.三個人為什麼都如此斬釘截鐵的果斷否認?態度很奇怪,讓人疑惑,總感覺好像在掩蓋什麼似的。2.武漢那麼多人染病,為什麼武漢戒毒所上千口人沒有一個染病呢。3.為什麼有人突然盯住 黃燕玲 ,為什麼黃燕玲不親自出來闢謠,她親自站出來說話,不是更有說服力嗎。

網上都在討論她,都在找 黃燕玲 。因為有人說,她是零號病人,在武漢病毒所。

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流感病毒實驗室研究員陳全姣對比說法進行否認。

石正麗說:「怎麼可能?這個一看就是假新聞。我可以保證,包括研究生在內,我們所沒有一個人被病毒感染過,我們所是零感染。」

陳全姣說:「我們武漢病毒研究所沒有一例感染,我們病毒所絕對不是『零號』。」

黃燕玲 的導師說黃燕玲現在身體健康,沒有被感染,在外地工作。

對此三個人的說法,我有疑問:

1.三個人為什麼都如此斬釘截鐵的果斷否認?態度很奇怪,讓人疑惑,總感覺好像在掩蓋什麼似的。

2.武漢那麼多人染病,為什麼武漢戒毒所上千口人沒有一個染病呢。

3.為什麼有人突然盯住黃燕玲,為什麼 黃燕玲 不親自出來闢謠,她親自站出來說話,不是更有說服力嗎。

黃燕玲 chat

黃燕玲 的照片沒了

 

李文亮看到病人檢測報告,病人名字?

零號病人也叫「初始病例」或「標識病例」,第一個發病並傳染他人的患者,傳染病暴發的根源。解決疫情,必須找到零號 病人 。

傳染病剛開始,都把目光指向華南海鮮市場,認為是野味引起的,但是後來發現,很多染病的人跟華南海鮮市場根本沒有關係。

或許,華南海鮮市場只是病發癥狀表現出來的地方,而不是原始病發地。

我比較關注三個網路上流傳的信息。

第一、有生化科學家對病毒進行研究發現,病毒細胞結構有被人工修改過,根本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

第二、日本近日有病毒蔓延的趨勢,部分病人發病跟中國沒有直接關係。病毒起發地會不會不僅是中國一個地方?

第三、武漢疫情其實早就出現了,為什麼到了爆發時候我們才知道。

在家裡床上已經躺大半個月了,都快躺出神經病了,小區原本說2月8號後可以解封,現在直接全部封死,車和人都開不出去,還得躺著。第一次感覺命運不在自己手裡把握著。

每天看網路上的各種信息,這是最容易滋生謠言的時期。沒有真話可以相信,需要用大腦去綜合分析真偽,頭腦子有點疼。

無風不起浪,謠言往往有可能是遙遙領先的預言。詛咒應該相信的謠言,相信不該相信的謊言,真是痛苦啊。

黃燕玲,求求你出來走兩步吧。春天來了,我等疫情結束還要出去釣魚呢。

美國總統川普要求調查病毒來源之後,北京當局可能咬不住了。

最近,大陸一家網站承認了《武漢病毒被人為修改,石正麗致命鐵證被抓住》

公開資料顯示,這是一家隸屬北京廣典科技公司的網站,自稱是「#中國第一軍事門戶網站」。

這篇文章指控 #武漢病毒研究所 研究員 #石正麗 及其團隊,從2015年起,自己設計研發了新冠病毒。文中指出,石正麗2015年發表的論文中表示,只要把 #蝙蝠 身上 #S蛋白 裏的 #ACE2 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

這個實驗當時引起美國醫學界非常大的爭議,醫學專家布特勒(Declan Butler)也指出,這種實驗沒有意義,而且風險很大。

因為當時石正麗團隊是於美國一個醫學小組合作,美國疾控中心意識到這個病毒有可能成為生化武器時,立刻叫停了這種病毒改造計畫,並停止了撥款給相關研究。

文章斥責石正麗「卑鄙」,自己研發了這個殺傷力極強的病毒,還怪罪百姓亂吃野味等等。

其中配圖也很有意思,「谁是内鬼?」,「借刀杀人」,暗指石正丽的背后有指使者。

西陸網刊登這篇文章,有些詭異。

我們得到網友獨家爆料,當局剛剛開了一個最高會議。在當局親自安排下,抓出一個可以保全全黨和政治高層幕後黑手的「替死鬼」,也就是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

對網友爆料的這個消息,我們無從查證。

生靈塗炭,當局不接受援助

如果網友爆料是真實的,那麼不難理解當局為什麼不接受美國醫療專家援助。

這場疫情從爆發以來,嚴重程度早已超過了SARS,全球數百萬人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僅在中國,不僅成千上萬的人被隔離,成千上萬的人感染,還有大量的生命逝去,而且也重創了中國本來就疲弊的經濟。

剛剛收到網友的爆料視頻,一家醫院的大廳裏,接連從不同地方運來3具兒童屍體,看上去十分淒慘。穿黑色衣服的人將3具屍體進行了簡單包裹,然後用擔架抬走了。

當局認定華南海鮮城是病毒始發地,說那裏有售賣蝙蝠。認定蝙蝠把病毒傳給了人類。隨後武漢人喜歡吃蝙蝠等野生動物的傳聞開始出現了。

中共疾控中心科學家在柳葉刀發文稱,造成武漢爆發的新冠病毒最開始似乎可能來自蝙蝠宿主,並且可能已經通過海南海鮮市場出售、目前仍然不明的野生動物傳給人類。隨即當局在元旦關閉了華南海鮮城。

2月2日,石正麗也在朋友圈發文,說「新冠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並讓質疑她的人們「閉嘴」。

但是武漢冬天沒有蝙蝠,疫情爆發的時間點,華南海鮮城也沒有出售蝙蝠。西陸網那篇文章指出,就算那裏有蝙蝠,它身上攜帶病毒的S蛋白也不可能傳給人。蝙蝠病毒要傳給人,至少得有1-2個中間宿主。

不過到現在,當局一直沒有公佈華南海鮮城裏面有多少野生動物、有多少種類等相關信息,也沒有公佈關閉市場時,如何管理和處置那些動物。對這些,外界都是一無所知。而且,當局也沒有公佈任何有關通過病毒核酸檢測發現病毒的動物樣本信息。

這些對掌握毒源、防疫控疫都是非常重要的數據。就像調查食物中毒事件,如果沒有拿到引起疾病的食物樣本,而僅僅是用棉籤進行測試,這樣的結果是徒勞無功的。

打開西陸網,第一個大標題就是「習近平:堅決打贏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總體戰」。習的這句話,中共各大媒體都做了報導,似乎顯示出當局防控疫情的決心。

照此推理,如果真的要控制疫情,應該很快接受美國的醫療援助,共同對抗疫情。但是對美國的幾次援助申請,當局都不回應,也不公佈那些關鍵的數據。

當局越不回應,專家學者的疑點越多。

權威專家:疑點重重

得知中國大陸發生嚴重疫情,出於職業敏感,任職瑞士一家生物技術公司的首席科學官董宇紅博士查閱了《#柳葉刀》(The Lancet)、《#科學》(Science)、《#自然》(Nature)等國際頂級醫學和生物學期刊,了解來自一線的第一手資料。讀過十幾篇文獻後,董宇紅對石正麗和中共專家的說法提出了幾個疑點。

第一個讓董宇紅警覺的是,新冠病毒有兩顆來自蝙蝠的病毒,但是它全基因組序列的相似度並不高。這讓她質疑,可能並非石正麗所說的「大自然懲罰說」,而是有可能存在人工干預。

 

第二個疑點是,病毒如何進入宿主的細胞?病毒表面有一個蛋白,就像鑰匙一樣。細胞表面也有一個蛋白,就像一把鎖。鑰匙開鎖的道理,與病毒表面蛋白和細胞表面蛋白結合很相似。結合後,首體細胞就發生一種內吞噬作用,把病毒和整個病毒顆粒都包進去。簡單說,這就是病毒感染的過程。

但是冠狀病毒有個共同點,表面都有一個關鍵蛋白「S蛋白」,術語稱為「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這是病毒發揮毒力的重要部分。

但是這位北京大學傳染病學博士查閱的論文中都提到一個現象,S蛋白基因片段與這個病毒非S蛋白區域的其它基因片段非常不同,序列非常不同。有17年抗病毒研究和臨床經驗的董宇紅非常困惑:S蛋白序列中,找不到任何來源的一個中間序列。這是讓人感到「非常奇特和驚訝」的地方。

第三個疑點就是兩篇論文中都提到,S蛋白表面的四個胺基酸被替換了,而且替換之後,居然它不改變S蛋白和它受體之間的親和力。其中一篇是中科院專家崔傑的論著,另一篇是印度研究團隊的文章。

這種病毒間的組合,既保證了病毒受體蛋白的功能,又保證了突變的準確性。這種「精準的定點突變」令人非常驚訝。這在自然界中出現的概率不能說沒有,但作為「搞病毒專業的生物學家來講,觀察到這種現象的概率非常小、非常小」。

美國進化生物學家James根據分子生物學的基因分析方法,經過研究比對,也感到非常疑惑。他在與董宇紅2個小時左右的通話中表示,「不一定就是有意製造的一個生物武器」。「但是他的的確確認為,在我們實驗室中,有可能是因為基因重組,可能會產生一些非常危險的病毒。這些病毒就是因為我們把一個病毒的某些序列,放到另一個病毒的某些序列上,最後人為的產生出一種人工的重組病毒。人工的重組病毒,可能會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一個毒性」。

不過曾經以撰寫《生物武器法》而聞名的哈佛博士博伊爾(Francis Boyle)在接受《區域政治與帝國》(Geopolitics&Empire)採訪中透露爆炸性內容,指如今武漢新冠狀病毒正以大流行的方式爆發,確實是一種「進攻性生物戰武器」。

博伊爾說:「在我看來,武漢P4試驗所是新冠狀病毒的來源。我猜測他們正在研究SARS,並通過功能突變(gain-of-function)獲得將其進一步武器化的特性,這意味著它可能更具致命性。」

崔永元的不一樣思考

不光是專家質疑,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也對石正麗的「不文明習慣說」有質疑。1月28日,他撰文講了三件事。從專業以外的角度,帶給人們不一樣的思考。

第一件事發生在2004年,安徽一位照料 病人 的母親,因為不明原因的肺炎去世了。死者的女兒是安徽醫科大學研究生,2004年3月在中共疾控中心病毒病預防控制所的型態實驗室學習了半個月。在此期間,一名實驗室人員把P3實驗室的SARS病毒拿到了普通實驗室操作,引發了北京安徽2004年的SARS疫情

石正麗恐是替罪羊

人們都知道2003年的SARS,但是崔永元說的這件事發生在2004年。文章指出,那位媽媽到去世都不知道,是她的女兒染上了SARS,然後傳給了她。

第二件事發生在湖北。2005年,湖北產出了幾萬畝非法種植的轉基因水稻。中科院院士張啟發稱,轉基因水稻種子是被農民偷走、私下種植的。但崔永元在文中指出,張啟發為包括孕婦和兒童在內的試吃人群「提供轉基因大米是眾所週知的」。

第三件事,我們在前面節目中也提過,就是農業大學的李寧院士被判刑12年。判決書顯示,李寧貪污3756萬元課題科研經費,其中1017萬元是銷售實驗室淘汰動物和牛奶所得。我們當時質疑,那些實驗室淘汰的動物和牛奶,有沒有毒?能不能食用?這些賣給了誰?

崔永元最後質疑,實驗室裏有最危險的病毒,管理和操作保證嚴格規範、沒有洩漏嗎?市場上那些售賣的野生動物,會不會有實驗室淘汰下來的?

文章表示,憑著他對科研院所的管理和一些科研人員操守的了解,這事無法樂觀。而「左手查右手、老子查兒子是很難查出問題的」,他呼籲第三方介入調查。

美國出手,西陸發文

方方面面的質疑越來越多,專家學者經過研究,發現的問題也越來越多。終於,美國出手調查了。

2月7日,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主任凱爾文·德羅格邁爾(Kelvin Droegemeier)向美國國家科學、工程和醫學院致信,要求科學家們「迅速」調查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美國這個動作,外界認為是川普擺脫民主黨彈劾糾纏後,戰略重心重新回到了與中共的對決。

董宇紅也認為,美國是一個世界大國。有著全世界一流的搞病毒方面的研究,以及流行病學方面的防控科學家。美國應該從政府層面正式的關注這件事,幫助中國和世界解決這場災難,平穩的度過。

就在美國要求調查病毒來源的同一天,大陸媒體表示,中共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陳薇已經到達武漢10多天。稱陳薇全面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猶如一枚「定心丸」。

生化專家進駐武漢,引起許多人猜測,究竟怎麼了,需要生化專家坐鎮?

與此同時,西陸網那篇文章出現了。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通過不同渠道傳出的P4實驗室和石正麗團隊的研究內容,她們的研究的確值得懷疑。對此,當局是應該清楚的。

唐靖遠指出,西陸網發表這樣的文章,可能就是一個信號,當局準備要拋出石正麗。因為美國出手調查,說明他們也懷疑病毒來源問題,甚至可能掌握了一些線索。如果石正麗的研究團隊真有問題,中共掩蓋的真相遲早會被美國揭開。那個時候,中共會更加被動。所以在這個時候,當局可能會斷尾求生,拋出石正麗。把責任都推到石正麗的頭上,掩蓋它更大的陰謀。

【 黃燕玲 】遭滅口 ?網民窮追不捨!零號病人要現形了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蔓延,中國近日多次對外否認病毒源自「武漢P4實驗室」,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9日受訪也聲稱「病毒仍然未知」,並稱外界質疑純屬「揣測」和「謠言」;對此,美國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隔空指稱,「舉證責任在您和共產黨員身上,開放國際有能力的科學家調查」。

綜合媒體報導,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9日上節目接受專訪,他承認很多事情都還未知,「我們的科學家、中國科學家、美國科學家以及其他國家的科研人員,正在盡力了解新型冠狀病毒」。

針對柯頓指控病毒是中國的生化戰計畫,崔天凱表示,「這很傷人,激起揣測與謠言,散播給大眾很危險,一方面會引起恐慌,另一方面會煽動種族歧視與仇外情緒,這些都會破壞我們對抗病毒的努力」。

研究顯示被這種病毒最先感染的40例患者當中,有14個病患根本沒去過華南海鮮市場,當中更包括「零號病人」(指第一個得傳染病,並開始散播病毒的患者),目前尚不清楚該病毒的真正起源處,有可能是來自其他的海鮮市場、食品加工廠或農場,也有可能是來自武漢「P4病毒實驗室」。

柯頓 – 研究最危險的病原體

柯頓強調,武漢的「P4病毒實驗室」是中國第一個生物安全4級實驗室,研究最危險的病原體,人們可以和最致命的病毒一起工作,現在的疫情無疑已經是「世界上最大,最重要的事」,比1986年的車諾比核災更糟糕。

在崔天凱的專訪節目播出後,柯頓先在推特上回應指出,「這不是陰謀,也不是理論,事實是:中國對謊稱病毒源於武漢(華南海鮮)市場」;對此,他直指「武漢P4實驗室」表示,「另一個事實是:超級實驗室距離那個市場只有幾英里,病毒到底起源於哪裡?我們不知道,但舉證責任在您和其他共產黨員身上,現在就開放給各國有能力的科學家們」。

2月15日,网上传出消息说:武汉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也就是第一例病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黄燕玲;黄是在做实验时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后,传染给别人;黄已经死亡。

2月15日晚,《新京报》记者向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陈全姣求证。两人都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有一个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她们不清楚。“怎么可能?这个一看就是假新闻。”石正丽说,“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陈全姣也表示,“我们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一例感染,我们病毒所绝对不是‘零号’。”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回应是:有黄燕玲这个人,已毕业,不在武汉,未感染,身体健康。

點擊查看:中國對武漢食品市場中出現的病毒撒謊?

關於 黄燕玲 , 陈全姣, 王延轶, 石正丽的謠言之說

最近,随着武汉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中国,影响全世界,被怀疑是病毒源头的武汉病毒研究所,一下子成了全球关注的焦点。与之相关的“谣言”也多起来了。这里着重谈三个“谣言”。

一、关于“零号病人”黄燕玲的“谣言”

2月15日,网上传出消息说:武汉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也就是第一例病人,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黄燕玲;黄是在做实验时被泄漏的病毒感染,之后,传染给别人;黄已经死亡。

2月15日晚,《新京报》记者向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陈全姣求证。两人都表示,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否有一个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她们不清楚。“怎么可能?这个一看就是假新闻。”石正丽说,“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陈全姣也表示,“我们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一例感染,我们病毒所绝对不是‘零号’。”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回应是:有黄燕玲这个人,已毕业,不在武汉,未感染,身体健康。

自称黄燕玲所在公司的人已在网上“辟谣”。

自称“ 黄燕玲 本人” – “辟谣”?

自称“黄燕玲本人”的人也在微信与QQ群中以文字形式“辟谣”。

细心的网友发现,黄燕玲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上的照片、简历、论文都被删除,只留下名字。而她同学的名字、照片、简历、论文都在。

为什么武汉病毒研究所官网要删除 黄燕玲 的照片、简历、论文?为什么她同学的名字、照片、简历、论文都在?这无疑是一个反常现象。

石正麗恐是替罪羊二、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的“谣言”

2月17日11点51分,网上出现一则“实名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泄漏病毒”的微博。

这个微博写道:“我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陈全姣,身份证号码是42242819740408626,我实名举报武汉P4病毒研究所所长王延轶泄漏病毒。王延轶本人没有一丁点医学知识,当年靠着特长招生进的北大,平常的研究都是其他研究员帮她做的。她经常会从实验所拿一些实验动物售卖给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摊位。她就是这次疫情的罪魁祸首,她老公有通天的本领,据说和某副国级官员是从小玩到大的兄弟。大家一定不要忘记王延轶啊,她害了多少无辜的群众丧失了性命。”

陈全姣-举报属实?

2月17日下午,武汉病毒所官网发布一篇“陈全姣的郑重声明”:“我从未发布任何相关举报信息,对冒用本人身份捏造举报信息的行为表示极大愤慨。我将依法追究造谣者的法律责任。”

2月18日,网民老灯@laodeng89发推文:“刚刚接到推友私信,自称是武汉病毒所陈全姣亲属,声称陈举报属实”。

自称陈全姣亲属的人写道:“姣姣的公开举报是完全真实的。我们生活在武汉,亲身经历了这场惨绝人寰的肺炎疫情,她了解新冠病毒泄露的内幕,不公之于众于良心不安,出于正义感公开举报,触犯了那些狗官的利益,目前她本人已被控制。那些以她名义发布的辟谣声明都是官方假造的。官方向她施加强大压力,甚至强迫她出镜上电视辟谣,她在抵抗中。您们关注就是对她的营救,狗官们必须立即放姣姣平安回家。”

陈全姣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专业方向是流感病毒研究。

[點擊查閱]武漢肺炎-治療方法-特效藥-人民的希望-vs-ACEi?最好醫院,保險

武漢病毒被人為修改,石正麗致命鐵證被抓住

關於疫情來源,大體上有幾種觀點:自然界進化,實驗室洩露,敵對勢力投毒,不同群體造成網絡空前的紛爭。科普者以陰謀論駁斥病毒人工合成、敵對投毒派等觀點,而民族主義者則找尋敵對勢力,批判實驗室洩露派是被境外勢力利用,這個爭論有些亂……

2月2日,武漢病毒所石正麗發表聲明: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同時轉發這個打臉消息:印度學者已經決定撤回這篇預印本文章。

2月5日,石正麗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再次回應爭議,希望國家專業部門來調查,以還團隊一個清白。 “我自己的話沒有說服力,我不能控制別人的思想和言論。

武小華回應石正麗的文章

以下為武小華回應石正麗的文章,特轉發。

關於我質疑石正麗研究員的朋友圈,在我睡了一個小覺後開始漫天飛,我覺得這並不是一個複雜的問題,而且相當簡單。

面對幾萬人的感染,幾萬家庭的支離破碎,幾百條人命,石研究員公然撒謊也就算了,還罵這些不幸的人活該,因為是你們自己不文明習慣的懲罰,請問這些人都是吃蝙蝠吃的嗎?荒唐!而且要質疑你的研究的科學家閉嘴,你已經喪失了最基本一個科研工作者的最基本要素:實事求是,以及一個科研工作者的社會底線:人性。

當你說出這樣的的話的時候,我真的是被你氣的咬牙切齒,那麼我就公開的把你的謊言

[點擊查看]美國流感大爆發-vs-武漢肺炎?【傳染力高出20倍】日本-新冠病毒-無症狀?

武漢肺炎 病人 保險

揭露一下吧,揭露一下你的赤裸裸謊言。

1,從蝙蝠到人,新冠病毒是如何變異的?

SARS病毒模型上有個漂亮的紫色蘑菇丁,請做筆記,它叫spike glycol protain, 簡稱S蛋白,這個蛋白很重要,他就是鑰匙,能不能傳人,就靠它。

蝙蝠身上的病毒,它的S蛋白,是不能傳人的,否則,一隻蝙蝠可以殺死幾十萬人不止,所以吃蝙蝠這個謊言,基本是不可能的。正所謂一把鑰匙開一把鎖子。但是,病毒在地球生活了40萬年了,他們為了生存下去,他是要不斷尋找宿主和變異的。

那麼,從蝙蝠到人,冠狀病毒要通過不斷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如果僅僅依靠人來吃,至少要吃一萬年以上,“活著”的病毒才能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而且,蝙蝠又不是伴侶動物,很難從血液、體液等方式獲得人的蛋白質信息。

比如貓也有HIV病毒,俗稱貓艾滋,但是即使和人親密接觸,貓HIV貓艾滋病毒也不傳人,因為貓艾滋打不開人的密碼。那麼,從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變異成2019-nCoV冠狀病毒,怎樣才能發生變異呢?

有兩種可能 1. 自然變異 2.實驗室修改病毒

第一 自然變異

那麼我們先說說自然變異吧,首先以蝙蝠為宿主的病毒,要在自然界找到1——2個中間宿主,通過這1-2個中間宿主逐漸找到人類的基因密碼發生變異。

這種情況基本在2019-nCoV冠狀病毒上是不可能發生的,因為如果發現了2019-nCoV那麼首先發現的是這個中間宿主,比如sars病毒會首先追到果子狸身上,但是2019-nCoV卻缺少這個中間宿主,卻被高福院士直接追踪到了蝙蝠身上。

高福院士是非常清楚2019-nCoV缺少這一環的,但是他沒有說或者沒有說清楚,只能說除了科學家,他還有官員身份,這個身份不能讓他說。所以大自然的變異基本排除。

第二,實驗室的修改變異

接著講,為什麼高福院士能越過中間宿主直接找到2019-nCoV的源頭蝙蝠身上呢?唯一的依據就是擁有大量的蝙蝠病毒的大數據庫。

好吧,到這裡終於追到石正麗研究員這裡了,看看石正麗這些年的研究成果和工作,她的數據庫裡擁有不少於50種以上的冠狀病毒,沒有這個蝙蝠冠狀病毒的數據庫,高福院
士是不可能在很快就篩選出蝙蝠這個宿主的。所以2019-nCoV的原始病毒,保存在石正麗的病毒庫裡。

2、好吧,讓我們再看一下冠狀病毒這個紫色的小蘑菇,人為的換掉它,難嗎?不難啊,如果你不會換這個,那根本不是學生物的,可以這麼說吧,中國80%的生物研究生都會,武漢大學的生物學研究所隨便挑幾個學生都會換掉,因為導師很厲害。別說饒博士

領導的北大生命科學院,對研究生物的研究生來說,如果不會,就沒法拿畢業證。操作過程就不必講了,是一種體力活。

3、新冠病毒是如何傳播的

好吧,拿到或者換掉冠狀病毒的紫色小蘑菇丁之後,實驗室接著要做什麼呢?當然是要把病毒種在新的宿主身上啊,記錄這些病毒宿主的一些列生化指標和傳播途徑。

這些宿主是什麼呢?那就是實驗室的實驗動物了,他們真的非常可能,不亞於水深火熱的患者,我們稱這些動物為SPF動物。

我還養過SPF動物,哎,我真為自己身為人類而感到羞愧和深深的懺悔,即使我終身食素,也無法擺脫這種懺悔的心理,何況是身在水生火熱疫區的那些可憐的病患,每每想到這些,我就能想到那些在籠子裡同樣有靈魂的生靈。

那麼,一種被修改了S蛋白的病毒,在宿主之間傳播,這裡的宿主變成了可選擇的SPF動物——小鼠、大鼠、和猴子。

病毒傳播的方式常見的有集中,1.飛沫傳播,比如流感病毒 2. 血液傳播 比如艾滋病病毒 3. 母嬰傳播,比如乙肝病毒

那麼這時候科學家,其實是實驗員在修改病毒的時候,就會選擇病毒和宿主的那段蛋白以決定傳播方式。

好吧,這就是考驗科學家良心和利益的時候了,如果選擇了母嬰方式傳播,即使是繁殖最快的小鼠,等小鼠成熟懷孕,也要22天為一個孕育的周期,雞也要21天孵化。選擇血液傳播比較危險,如果操作不當很容易污染。

那麼為了盡快的出成果,一般會選擇最快的傳播方式,呼吸道傳播了,世界衛生組織公佈的數據:

2019-nCoV通過人體呼吸道和肺部細胞上的ACE2(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蛋白受體入侵人體的。患者剛開始的時候一般通過發熱,乏力,乾咳為主要表現,但是鼻塞,流涕等。

那麼,病毒是怎麼準確無誤的選擇到這個人體的開關呢?石正麗有篇論文做過詳細介紹。2015年,著名的自然醫學電子刊物上發表了論文,主要作者為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

學研究所,武漢大學病毒研究所教授石正麗。這篇論文說,他們醫學研究發現,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裡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

,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利用病毒基因重組技術將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體的血管緊張素轉化酶2(ACE2)結合,能很有效

他們發現新病毒明顯地損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於是,石正麗團隊繼續用猴子做實驗,模擬病毒在人體上的效果。

這個實驗當時引起美國醫學界非常大的爭議,醫學專家Declan Butler也在自然Medicine上撰文表示,這種實驗沒有什麼意義,而且風險很大。由於缺乏技術,當時石

正麗團隊是和美國北卡羅萊納的一個醫學小組合作。2014年美國疾病控制中心附屬這一個病毒有可能成為生物化學武器時,立即已經叫停了這種病毒改造計劃,並停止重新分配給

相關的研究。開展這種研究,肯定存在很大風險,有很多文章對此表示質疑。好吧,我和石正麗科學家的對質,基本就到這裡了,石研究的實驗室員擁有2019-nCoV

原始的以蝙蝠為宿主的病毒樣本以及冠狀病毒的數據庫,也掌握了改造成為2019-nCoV的方法,我的話就就到這裡,至於過程,我沒有見到,不分析。

這個新病毒,本來永遠封存在保險等級的最高的實驗室的,封存或者永遠銷毀,但是很不幸,它逃脫了,造成了幾萬人的感染,幾百人的死亡,這個罪魁禍首我們雖然看見它

了,抓住它了,但是我們還沒有銷毀它消滅它。對準無數的醫生和救援人員奔赴一線參與救援,那才是石正麗科學家說的以命擔當。

那麼最後我要說兩點:

石正麗、周鵬合成病毒

武漢P4實驗室不止一間!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石正麗、周鵬合成病毒

1,我們就是藉石正麗十個百個膽子,她也不敢把病毒放到社會上,那是反人類罪,不僅她不敢,所有的科學工作者都不會這麼做,這是違背我們的誓言的:為了人類的健康

在那裡。

2,這個不是中國的陰謀,這個項目2014年是美國方面資助的,那麼停止也是被美國叫停的,最重要的是沒有一個團體或機構能這場瘟疫中獲利,因為這關係到整個人類。

3,這只能是一場盛盛宴之後的意外。

4,另外我想對施一公,饒毅,以及那些資本追逐的生命科學家和暢想解讀生命密碼並投身其中的學者說一句話:解讀生命密碼,人類還要很長很長的路要走,可能我們就是

一粒粒鋪路石,一粒粒小分子小蛋白,不要急功近利,不要過於妄想,資本的盛宴該冷卻一下了。

她發誓病毒不是人工製造,崔永元:靠譜嗎?

病毒來源

肺炎病毒來自P4實驗室? 石正麗生命擔保論惹議

 石正麗-生命擔保P4實驗室

石正麗就外界質疑新冠狀病毒來自武漢P4實驗室,稱用自己生命擔保沒有關係,名為「武小華博士」的微信網友要求公開對質石正麗。

對於武漢肺炎疫情的源頭,外界一直質疑是否跟專門研究病毒的武漢P4實驗室有關。對此,P4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近日回應,「用生命擔保跟實驗室沒有關係。」引起輿論關注,並遭業內人士要求公開對質,也有專家認為這種大話無法讓人信服,反而適得其反。

2月2日,現任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武漢病毒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主任、武漢P4實驗室副主任的石正麗在微信圈聲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並稱「我用自己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

該微信圈內消息得到大陸《長江日報》確認。

石正麗簡介

现任中科院武汉病毒所新发传染病中心主任。《病毒学报》编委、《中国病毒学》编委;中国微生物学会病毒专业委员会委员。

石正丽博士长期从事新发病毒的病原学研究,在野生动物传播的病毒的病原学、分子流行病学以及病毒的感染机理方面有丰富的研究经验。主要贡献有:在蝙蝠体内发现遗传多样的SARS样冠状病毒,证明蝙蝠是SARS样冠状病毒的自然宿主;在我国蝙蝠体内检测到烈性病毒尼帕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的抗体,提示我国蝙蝠体内存在类似病毒;在蝙蝠体内检测到遗传多样的腺病毒、腺相关病毒和圆环病毒,进一步证实蝙蝠是多种病毒的自然宿主。

目前承担有国家973、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等课题。

石正麗研究員領銜的“中國蝙蝠攜帶重要病毒研究”項目榮獲2018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

1月8日,2018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在京揭曉,共評出285個項目(人選)。其中,國家自然科學獎38項,國家技術發明獎67項,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173項。

《中國病毒學(英)》主編石正麗研究員領銜的“中國蝙蝠攜帶重要病毒研究”項目榮獲2018年度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熱烈祝賀!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石正麗研究員帶領團隊,針對新發傳染病防控領域的重大需求,以我國蝙蝠攜帶的SARS 樣冠狀病毒等重要病毒為研究對象,全面、系統地開展了我國蝙蝠攜帶病毒的分子流行病學、新病毒發現與鑑定、跨種傳播機理等方面的研究,並取得了重大突破,獲得多項原創成果。

證實蝙蝠是SARS 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

最重要貢獻包括證實蝙蝠是SARS 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為SARS 的動物溯源提供多個重要證據;首次在我國蝙蝠體內檢測到烈性病毒尼帕病毒和埃博拉病毒抗體;發現腺病毒、圓環病毒等遺傳多樣的新型蝙蝠病毒等,其中關於SARS 病毒溯源的代表性研究成果發表在Nature、Science 等頂級學術期刊上。

黃燕玲

 

 

[點看]中國,香港,歐美武漢肺炎保險的對比

此项研究开创了国内系统研究蝙蝠病毒的先河,对动物源新发病毒病原学、新病毒发现等研究方向的发展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石正丽被称为“蝙蝠女侠”,该研究团队也成为国际上蝙蝠病毒研究领域最有影响力的实验室之一。石老师团队的重要工作也引起了国际公众媒体的高度关注,成果相继被Science/AAAS、华尔街日报、BBC News、Toronto Star、National Geographic等国际媒体评论报道。

石正麗研究員團隊合影石正丽研究员在“一席讲坛”上曾坦言:“不管南方还是北方,中部还是西部,只要听说有蝙蝠的地方我们都会去,足迹遍布了我国28个省市,像大海捞针一样。这样一做就是十多年的时间。”“我们告诉人们哪里可能会出现疾病,什么动物可能传播疾病,然后和医疗卫生部门协作,指导大家从源头上去防控,在病毒找到我们之前,先找到它们。这也是我们病毒溯源与病毒监测研究的目的和意义所在。”

昨天最值得注意的一個信息,是廣州華南理工大學教授肖波濤,他在全球學術社交網站Research Gate發表了一篇題為「新型冠狀病毒的可能來源」的論文。

肖波濤論文關鍵信息

需要注意的一點是,肖波濤發表的是論文,不是一般的評論文章,所以文章的內容可靠性應該要相對高一些。

這篇論文提到了幾個關鍵信息,我這裡大致總結一下:1、距離華南海鮮市場280米的地方,有一個武漢疾控中心的動物實驗室,而實驗室旁邊就是武漢協和醫院,這家醫院也是當地首批發現醫生被感染的醫院。

2、這個實驗室有進行與蝙蝠有關的研究,擁有605只各地捕捉的蝙蝠,其中包括中華馬蹄蝠。3、這個實驗室的研究員曾經被蝙蝠襲擊,蝙蝠的血液灑到他的皮膚上,他自我隔離了14日。也有研究員曾被蝙蝠的尿液濺到,之後自我隔離14日。還有研究員曾在蝙蝠身上發現了活跳蚤。

這些信息可信度都是比較高的,做過動物實驗的人都很熟悉這些風險。那麼很巧合的是,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司長吳遠彬,昨天也在新聞發佈會上說,科技部剛出台了新規定,名稱叫《關於加強新冠病毒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

但是我們就看到,肖波濤這篇論文,是把焦點聚集在了疾控中心的實驗室,而不是病毒研究所那個P4實驗室

按照常理來說,這個武漢病毒如此兇猛危險,理應由P4實驗室處理,而這個實驗室是P3,級別差一級。

回顧

如果我們再回顧一下,前天習近平公開表示,要把生物安全納入國家安全範圍,我們就看到一個比較清晰的輪廓在慢慢浮現,雖然感覺官方是半遮半掩擠牙膏,但起碼也不得不釋放信息顯示,這次瘟疫可能和實驗室有關。

當然,這並不代表中共透明度增加了,改邪歸正了。恰恰相反,我倒覺得中共掩蓋真相的本性不會變。只不過他們可能掩蓋的更精緻更周全。什麼意思呢,其實關於病毒來源問題,一直都存在兩個重點:1、病毒是自然界動物傳染人的還是實驗室洩漏的?

2、病毒是天然的還是人工合成的?

很顯然,官方現在諸多信息的重點,是放在前者,而民間包括海外很多專家的焦點,是在後者。

我們先簡單討論一下前者。

2019年12月31日,武漢市衛健委首次公開發佈通報稱,近期部分醫療機構發現接診的多例肺炎病例與華南海鮮城有關聯。

此後,1月22日,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國新辦發佈會上表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來源是武漢一個海鮮市場非法銷售的野生動物。

1月26日,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稱,該所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提示該病毒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病人

至此,華南海鮮市場是疫源地的說法成為官方定論。然而,僅僅一天之後,《科學》雜誌於27日在線發表的一篇報導就對中共官方這一結論提出重大挑戰。

該報導引述了世界頂級醫學雜誌《柳葉刀》1月24日的一篇論文,質疑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疫源地可能並非華南海鮮市場。

這篇論文題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患者的臨床特點」,論文第一作者是武漢市首家指定收治不明肺炎的金銀潭醫院的副院長黃朝林。這篇論文透露出以下關鍵信息:

# 第一例病人發病時間是12月1日,與海鮮市場無關聯;
# 最早的4例病人中,有3例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聯;
# 論文統計總共41例病人,有14例證實與海鮮市場無關聯,比例超過1/3。
# 海鮮市場沒有人賣蝙蝠,也未發現蝙蝠蹤跡。

而對比官方的通報可以看到,二者有明顯差異。官方通報的相應信息如下:

# 第一例病人發病時間是12月8日,與海鮮市場有關聯;
# 官方認定華南海鮮市場就是疫源地,對最關鍵的首例病人無海鮮市場接觸史及上述1/3病例無海鮮市場暴露史避而不提。

美國喬治敦大學傳染病學家丹尼爾•魯西公開表示,如果該論文的數據是準確的,那麼倒推回去,第一個病例應該在2019年11月就已被病毒感染,因為都知道新型冠狀病毒的潛伏期在14天左右。

中國意識到非源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換言之,在官方說的12月8日那個最早的和海鮮市場有關係的病人出現前,病毒就已經在武漢其他地方悄悄傳播。魯西就直接說:「中國肯定已經意識到這種流行病並非源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

但出人意料的是,中共國家級專家組的做法顯示,他們似乎有意無意在忽視這一極其重要的信息。

國家衞健委第一個專家組早在2019年12月31日就已到達武漢。據大陸財新網對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主任彭志勇的採訪證實,這個專家組到武漢金銀潭醫院調查後即制定了一套診斷標準:要有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要有發燒癥狀;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三條標準都達到才能確診,缺一不可。

武漢 病人

報導說,這個標準直到鐘南山等第二批專家組18號到達武漢後才修改。

這就產生出一個難以解釋的問題:第一批專家組對《柳葉刀》調查的這41例病例的詳細情況,肯定是了解的。因為武漢衞健委官方通報中,從1月10日到1月17日,確診41例這個數字一直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稍有傳染病醫學常識的人都知道,查清真正的傳染病源,是防控傳染病的三大關鍵之一。既然專家組明知首例病人和其餘至少1/3病例與海鮮市場無關聯,這是非常明確的流行病學證據,表明華南海鮮市場並非病毒疫源地,為什麼專家組要強行「規定」海鮮市場接觸史作為診斷標準還必不可少?

唯一合理的解釋,是專家組和政府都希望大眾接受他們灌輸的結論:海鮮市場就是疫源地而不是其他地方。

好的,接下來我想和大家一起討論有關病毒來源的另一個熱點問題,就是武漢病毒所的石正麗

石正麗最開始引起輿論注意,是被人挖出來她2015年發表的一篇論文,提到她有進行關於人工合成病毒的一些研究。財新網為此還對石正麗進行專訪,為她獨家闢謠。

但我花時間查閱梳理了一下有關信息後發現,石正麗有關的論文不是一篇,而是4篇,可以說是每篇都包含重要信息。下面我就簡要和大家分享一下大致的脈絡。這些內容都是公開的,我只是羅列一下相關事實,至於結論是什麼,我想由專家最後來得出比較可靠。

2003年薩斯疫情爆發後,石正麗就一直在研究冠狀病毒。2010年開始,石正麗團隊的研究重點和方向,轉向尋找冠狀病毒如何跨越物種障礙進行傳播,而且她的研究已經集中到冠狀病毒的S蛋白——這個東西就是冠狀病毒跨物種感染人體的關鍵所在。

2010年,石正麗團隊發表論文,內容是用某種技術手段來測試不同種類蝙蝠ACE2受體對人類薩斯病毒S蛋白的敏感性。實驗中他們還改變蝙蝠ACE2的幾個關鍵氨基酸,來測試其對S蛋白的結合性。

這篇論文的意義,用大白話來講,就是石正麗團隊已經認識到S蛋白與ACE2受體之間的特殊關係。

黃燕玲

2013年10月,石正麗團隊在權威刊物《自然》雜誌發表論文,聲稱對冠狀病毒研究取得「新突破」。這個突破是什麼呢?

就是他們成功從蝙蝠身上分離出3種病毒,而且發現其中一種病毒的S蛋白可以通過某個特殊部位來結合人類受體ACE2,並有效地將SARS病毒直接傳染給人,不需要果子狸等中間宿主。並且石正麗還提供了其中一種病毒S蛋白的整個序列。

這個突破的含義就是,石正麗已經初步掌握了冠狀病毒突破物種障礙直接感染人體的「鑰匙」。

2015年11月,石正麗團隊在英國《自然醫學》雜誌再次發表論文,主要內容是:他們成功製造出一種能自我複製的嵌合病毒,也就是人工合成病毒。这個病毒骨架是SARS病毒,但其表面那個關鍵的S蛋白,被嫁接了石正麗2013年論文中提到的,她發現並掌握了全部序列的蝙蝠冠狀病毒的S蛋白。

這個雜交病毒立即表現出跨物種的強大傳染力。在實驗結果中,感染了這種「合成」病毒的小白鼠兩肺嚴重病變,無藥可醫。

令人驚心的是,在小白鼠身上的成功實驗僅僅只是石正麗的「牛刀小試」,他們接下來還準備在靈長類動物身上進行進一步的實驗。當然,這個靈長類動物實驗的結果如何,後來石正麗團隊就沒有提到過,至少我沒查到。朋友們如果有了解情況的,也可以給我們回复,大家一起共享信息。

這次實驗當時就引發巨大爭議,很多專家質疑這個做法可能引發“功能獲得性研究”的巨大風險。這個名詞聽起來有點拗口,是什麼意思呢,我個人的理解,就是指大規模殺傷性生物武器。

但石正麗並沒有就此止步,2018年11月14日,石正麗特地前往上海交通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做了一次學術演講,主題就是《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現在這條新聞已經被上海交大官網刪除了。

石正麗最新一篇和冠狀病毒有關的論文,是她在2019年1月23日發表的。這篇論文提到兩個重點:1、引發這次瘟疫的武漢病毒使用了和薩斯病毒相同的「鑰匙」來打開通向人體的大門。2、武漢病毒和雲南馬蹄蝙蝠身上發現的、編號為RaTG13的冠狀病毒相似性高達96.2%。

眾所周知,中國國家疾控中心上傳武漢病毒的全部基因組序列是在1月11日。石正麗團隊在短短12天時間內就從病毒庫諸多冠狀病毒中,比對、鎖定與之相似度最高的病毒,並且還做出分離、上傳基因庫,甚至寫出了論文。

相比上次石正麗找到SARS病毒天然來源花費了足足10年時間,這次她的效率可以說高的驚人。

最後還有一個重要細節需要說明:石正麗1月23號發表了論文,然後她在27號提交了這個編號為RaTG13的神秘的冠狀病毒,但其原始登記信息顯示,這個病毒早在2013年7月24日,就已從雲南馬蹄蝠糞便中分離出來,其採集時間比石正麗2013年10月發表論文的時間還要早3個月。奇怪的是,石正麗當時的論文中並沒有提到這個特殊的病毒。

換言之,這個異常兇猛的,很可能是引發這次瘟疫的元兇的病毒,居然在武漢P4實驗室被石正麗雪藏了7年時間。如果不是這次瘟疫爆發,可能外界還不知要等多久,才有可能知道這個RaTG13病毒的存在。

武小華博士要求公開與石正麗對質

石正麗的帖子在社交媒體上引起熱議,其中有名為「武小華博士」的微信網友公開要求與石正麗對質的帖子也相當火爆。

「武小華博士」說,「請問你一條命和幾百條人命相比,哪個更鴻毛哪個更泰山。」「現在你論文公布的實驗室數據和CDC的基因對比,這中間如果沒有SPF動物做為中間宿主,會發生這樣的變異?我把話撂這裡,咱們可以公開對質,我看你能糊弄幾個人!本人親自養過SPF動物,也做過SPF基因實驗,你不要把大家當白癡!」

武小華博士」公開要求對質石正麗。

[點擊]《武漢肺炎》源於中共盜竊病毒專利?《千人計劃》-四間諜學者被捕 美國執法部門緊盯

「武小華博士」還說,既然很多科學家包括石正麗都知道這個冠狀病毒來自蝙蝠,那麼從蝙蝠到人還有1~2個中間宿主參與變異這個基因,從資料上看是通過大鼠和靈長類之間的傳播打通才能複製到人。怎麼能做到打通,就是把靈長類的某個蛋白,改造在大鼠上。這個只有在實驗室才能完成的改造。

黃燕玲

另外,「武小華博士」認為,實驗室發生生物泄漏那就是管理的問題了,並舉例,有些實驗室非常糟糕,向外兜售參與實驗的實驗動物,比如狗當寵物,還有把實驗動物的屍體隨便處理,因為按照醫療廢物火葬的錢更多,更有按野生動物售賣的等等。

五个方面的问题-想请石正丽女士作出回答

第一,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选择了这样的项目?

或竟是出于某个上级的指令?要不竟是你这个团队的自选动作?一种病毒它本来不具有对人类的感染力,为什么要通过基因工程对其进行改造,使之成为对人“具有体内外传播潜能”的另一种新病毒?

是嫌人类面对的致命病毒还不多、为害还不够烈,看着不是很过瘾,非要把你们的聪明才智投入到这样的工作中,不如此心里就不舒服,就不能获得某种特殊的成就感吗?

如果这个东西对人类有害、或者某一天落入恐怖分子之手,你该怎样为它负责?科学研究究竟是干什么的?中国人重金供养着像你一样的科学家,给你们提供那么好的科研条件,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搞出一种新病毒来为害自家的身家性命和根本利益吗?

第二,一种对人本来无害的东西变得能害人了,值得如此自豪和亢奋吗?

一种原本无害、不能跨物种感染人体的病毒,经过你的团队很可能是一连几年的打碎重组、先是在小白鼠身上试验,成功感染了小鼠肺部,继而注入猴子体内继续试验,费尽千辛万苦,终于使它由“无害”(显然在当事人看来“无害”便是“无用”)的某种自然体,突然魔变成了某种具有人际传播巨大潜能的东西,其成功意义何在?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你觉得如此“伟大”的害人成果,人类该给你发出一份怎样的大奖呢?

第三,你信誓旦旦地指称“以生命担保”,此病毒与你的实验室无关。

“无关”是什么意思?是说这种病毒不是出于你的“创造”吗?可是你的论文白纸黑字,铁证如山!或者你是说此病毒非彼病毒,那是不是意味着此种病毒的制造者另有其人,那么他是谁?或者你是说虽然是出自于你的创造但却不是你泄漏,你只是制造了这种病毒,它的泄漏与你无关?但即便如此,它真的就与你无关吗?

就算我们承认你说的都是事实,你不是泄漏病毒的元凶,那么真的元凶是谁?为什么你制造的病毒,却经由别人造成了泄漏?其背后又有着什么隐情?你创造了它,它是你的作品,你作为它的创造者负有恰当看管的责任,为什么就让它跑了出来呢?就算是别人不慎泄漏,你作为病毒的始作俑者又该当何罪?你信誓旦旦地以生命担保,请问你的命值几斤几两?你觉得以此毒目前造成的损失,交出多少颗石正丽的人头,才能抵消其损失于万一呢?

第四,当然你也许会故作神秘地说,你不过是在为某种国家利益而工作。

但我想请问,那究竟是什么样的国家利益?科学研究应不应该有一个底线?要不要受人类伦理的制约?中国是《禁止生物武器公约》的签署国,你大约不会说国家出尔反尔,在偷偷地让你等研发生物武器吧?

那不是明摆着在给国家往脸上糊屎吗?不过我想,就算真的有人给你拨款,指令你开发生物战剂,任何一个有良知的科学家都有义务断然拒绝!因为这样的国家行为,对外有违国际公约;对内出卖良知,它以人类为敌,从根本上违背人类根本利益。

我当然不懂基因工程,但我相信,任何科学也和诗歌文学一样都只是小道,一定得受大道约束,大道是什么?无非天理人心!决定科研行为善恶的关键节点,其实只在于能否守住伦理的底线,即任何时候都不能逾越人类根本利益这个底线,在这个底线以上工作,你的工作一定造福人类;

一旦跌破这个底线,则科学家一定成魔,越聪明、才智越高则魔性越大,对人类的损害也越大,贺建奎悍然编辑人类基因即为一例。请问你作为科学家,底线何在?你们是人还是魔鬼?

第五,从你等高调发表论文四处张扬显摆来看,我不相信你们的行为会是什么国家行为

十有八九属于自选动作,无非为了个人的功名和利禄。但假定真是某种国家行为,是不是就必然地获得了某种正当性呢?我以为未必。国家不是某些人永不失效的丹书铁券,不是说凡事只要是披上国家的外衣便都是合法,因为国家民族之上还有人类,还有万国。但凡遇到国家利益与人的良知尖锐冲突时,一个有良心的科学家不仅应该、而且只能理直气壮地选择站在人类良知一边,对国家说不!国家并非万能,国家也并非天然神圣,国家有时盘剥压榨它的人民,干尽坏事。在历史上,以国家名义干尽坏事的政治军事集团比比皆是,纳粹、日本军国主义莫不如是。当此政治文明空前进步的21世纪,一个普通人尚且对国家保持警惕,何况智商通常高于一般社会成员的科学家?你等的脑子叫猪给吃了吗?

黄燕玲 公司回应[零号病人] – 自己個人不露面?

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2月16日在网站上发布声明表示,网络流传称该所毕业生黄燕玲是所谓的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号病人”,经该所查证为不实信息。

声明说:“黄燕玲同学于2015年在我所毕业获得硕士学位,在学期间的研究内容为噬菌体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广谱性,毕业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过武汉,未曾被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身体健康。”

这则传闻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说“零号病人”是该所一名微生物学女研究生,名叫黄燕玲,并称她在研究所进行实验时被泄漏的病毒感染死亡,其尸体送往殡仪馆火化时,又感染一名殡葬人员,才使得疫情传播。

网民发现,黄燕玲 在研究所网站上空有名字,却不像其他学生一样有照片和中英文个人信息。这也导致传闻甚嚣尘上。到了16日,《每日经济新闻》报导,黄燕玲的导师危宏平朋友圈发文回应,称黄燕玲2015年7月硕士顺利毕业后,一直在外地城市工作。“目前黄燕玲同学身体健康,一切安好!”但这些讯息都未能平息网友质疑。许多人希望 黄燕玲 本人出面辟谣。

大陸原衛生高官陳炳中:不要說大話 要有根據

大陸原衛生高官、中國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長陳秉中向記者表示,這是石正麗個人這麼說,她沒有提出來怎麼排除跟實驗室無關。「比如這個病毒確實來自華南海鮮市場,源頭不是實驗室,得說出根據來。而不是以這種大話『以生命來擔保』,這個責任重大,你也擔保不了。」

陳炳中強調,「我也不是說這個東西肯定是研究所來的,但我也不認為她這種以生命為擔保的大話能讓人相信,這也不可靠。說大話沒有用,排除也得有123。」

他還表示,外邊確實有懷疑覺得病毒來自實驗室,但懷疑並不是定論。「但她這種否認也無力,根據不足也沒有說服力,甚至還加深了疑慮,適得其反。」

陳秉中認為,這個P4實驗室背景還真值得關注,它離海鮮市場也很近,而且正好發生疫情,需要有關方面去調查,但中方也不會接受,美國想到中國來幫助調查,中方還拒絕了。但真相早晚有大白的這一天。

原武漢大學歷史學教授、現美國華裔學者劉正表示,自己曾在武漢工作和生活,對武漢病毒研究所有所了解。他撰文披露,「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是醫學外觀,而同時有深厚的軍方背景的雙重神祕科研機構。」

他強調,這次武漢肺炎的病毒被懷疑來自P4實驗室,是基於以下證據:首先,S蛋白(spike protein, 棘突蛋白)的ACE2能奇蹟地被改造成可以在人身上傳播的人工改造痕跡。

其次,從病毒NDA序列上分析武漢的類SARS冠狀病毒就是來源於「中國科學家」2018年從舟山蝙蝠身上發現並成功分離的新型冠狀病毒。因此,這顯然是人工改造後的病毒,而不是自然變異的。

點此處看:武漢肺炎最可怕的帶菌者類 – 傷寒瑪麗

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陳薇少將接管武漢P4病毒實驗室

石正丽用生命担保

石正丽-用生命担保

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陳薇少將日前已經接管了武漢P4病毒實驗室。此舉揭示武漢P4病毒實驗室可能與軍方的關聯。這種關聯令外界之前擔心中國軍隊在武漢P4開發生化武器顯得並非毫無由來。
廣告

據微博豆瓣昨天2月7日的消息說,陳薇少將已在武漢10多天。她接管P4實驗室猶如一枚“定心丸”。該文介紹說,陳薇將軍是中國首席生化武器防禦專家,是軍事醫學科學院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所長。並說,她在非典期間曾經發明重組人干擾素一種噴霧,使得14000醫護人員沒有人感染。這個介紹還說她在治療埃博拉病毒和炭疽桿菌病毒上取的卓越成就。

自從武漢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以來,武漢P4病毒研究所就受到格外關注。網上有些介紹說,該所研究蝙蝠冠狀病毒的某教授2014年發表的論文說,蝙蝠冠狀病毒基因的兩個蛋白開關,調一下,就可以適應人體。不過這位教授日前宣布用她的生命擔保實驗室沒有泄露病毒。一般認為,中國當局絕不允許強有力的第三方介入調查。

[點此處]【综合总结】最全重疾险对比分析,哪款性价比最高?

曾與中國學者邱香果共事 加國病毒權威驚傳猝死

加國邱香果

武漢肺炎疫情失控,加拿大去年逮捕走私病毒的中國科學家邱香果,證據直指中共有「生物戰計畫」;然而,曾與邱香果為同事的加拿大病毒權威普拉瑪,4日驚傳於非洲逝世,外媒懷疑死因恐怕不單純

武漢肺炎疫情失控,加拿大去年逮捕走私病毒的中國科學家邱香果,證據直指中共有「生物戰計畫」,另傳中共解放軍生武專家陳薇已接管「P4實驗室」;然而,曾與邱香果為同事的加拿大病毒權威普拉瑪(Frank Plummer),4日驚傳在非洲猝逝,外媒懷疑死因並不單純。

綜合媒體報導,駐加拿大國家微生物實驗室(NML)的中國學者邱香果,去年被加拿大警方以間諜罪逮捕,並懷疑與武漢肺炎疫情爆發有所關連;此外,近日也有消息指出,中國首席生化武器專家陳薇少將已全面接管「武漢P4研究所」,顯示該單位與軍方有密切關聯,也讓各界增添「中國生物戰計畫」的猜疑。

印度媒體「GreatGameIndia」披露,普拉瑪過去曾任加國唯一P4級生物實驗室(NML)首任科學總監,是研究SARS、H1N1以及伊波拉病毒的權威專家,曾與遭逮的中國間諜科學家邱香果共事多年,沒想到4日在非洲肯亞突然驟逝,遭疑死因不單純,媒體呼籲加拿大政府對此展開調查。

點擊《武漢肺炎》源於中共盜竊病毒?《千人計劃》

禍不單行 – 美國取消中國WTO「開發中國家」優惠

川普取消中國WTO

 

過去美國曾多次喊話要求中國等國取消在WTO的「開發中國家」地位,根據彭博11日報導,USTR週一發出通知,將縮減開發中國家和低度開發國家的內部規劃名單,目的是在調查這些國家是否藉由出口補貼不公平的傷害美國產業,降低調查的門檻。

USTR指出,美國這次打算取消對25個經濟體的特殊待遇,包括自稱為開發中經濟體的阿爾巴尼亞、阿根廷、亞美尼亞、巴西、保加利亞、中國、哥倫比亞、哥斯大黎加、喬治亞、香港、印度、印尼、哈薩克、吉爾吉斯、馬來西亞、摩爾多瓦、蒙地內哥羅、北馬其頓、羅馬尼亞、新加坡、南非、南韓、泰國、烏克蘭和越南。

其實美國方面先前就曾討論,WTO續用已開發國家、開發中國家的二分法已經過時,且讓WTO部份成員在貿易上取得不公平的優勢,USTR強調,美國有必要修改對開發中國家的反補貼調查方法;報導指出,川普政府這項做法,代表美國將大幅改變20年來對開發中國家的貿易政策,很可能導致美國未來對全球其他重要出口國的處罰,變得更加嚴格。

你可能感興趣的內容,請點擊以下鏈接查閱:

美國執法部門緊盯 – 中國“千人計劃” 涉及大量美方重要信息

【综合总结】最全重疾险对比分析,哪款性价比最高?

中國,香港,歐美武漢肺炎保險的對比(各有什麼優缺點?哪個合適你?)

9 comments

  1. Justin Hamilton - Reply

    Long time reader, first time commenter — so, thought I’d
    drop a comment.. — and at the same time ask for a favor.

    Your wordpress site is very simplistic – hope you don’t mind me
    asking what theme you’re using? (and don’t mind if I steal it?
    :P)

    I just launched my small businesses site –also built in wordpress
    like yours– but the theme slows (!) the site down quite a bit.

    In case you have a minute, you can find it by searching for
    “royal cbd” on Google (would appreciate any feedback)

    Keep up the good work– and take care of yourself during the coronavirus scare!

    ~Justin

  2. posture corrector - Reply

    Thanks for a marvelous posting! I truly enjoyed reading it, you could be a great
    author. I will be sure to bookmark your blog and definitely will come
    back in the future. I want to encourage you to definitely
    continue your great writing, have a nice day!

  3. Justin - Reply

    I don’t typically comment on posts, but as a long time reader I thought
    I’d drop in and wish you all the best during these troubling times.

    From all of us at Royal CBD, I hope you stay well with the COVID19
    pandemic progressing at an alarming rate.

    Justin Hamilton
    Royal CBD

Leave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function add_custom_script() { ?>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