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再次相信美国梦的移民故事

1944 年 9 月 30 日,托马斯·彼得菲出生在布达佩斯一家医院的地下室。由于苏联的空袭,他的母亲被迫搬到这里。苏联将匈牙利从纳粹占领中解放出来后,匈牙利成为了一个附属国,劳作在另一种压迫下:共产主义。彼得菲和他的家族不再是贵族,失去了一切。他说:“我们基本上是那里的囚犯”。年轻时,彼得菲就梦想着从美国的监狱中解脱出来。

他在 20 岁时策划过一次逃跑。他利用了当时匈牙利人获准持短期签证前往西德探亲的机会。然后当签证过期时,他就像近年来数百万非法移民到美国的人一样没有回家。1965 年12 月,彼得菲在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降落。他没有钱,也不会说英语。他只有一个手提箱,里面装着换洗的衣服、一本测量手册、一把计算尺和一幅祖先的画像。

彼德菲去了西班牙的哈莱姆区,在那里有匈牙利移民组成的一个小社区,他从一个脏兮兮的公寓搬到另一个。他很高兴,但是也有点害怕。他说:“离开家乡、离开我的文化和我的语言,对我来说是件大事”。但我相信,在美国,我能收获我所播种的一切,而衡量一个人的标准是他成功的能力和决心。这是一片充满无限机遇的土地。”

的确如此,他在一家测量公司找到一份绘图员的工作。当他的公司新买一台电脑时,他说: “没有人知道如何编程,所以我自愿试一试”。于是他赶上了潮流,很快就在华尔街一家小型咨询公司找到了一份程序员的工作,并在那里建立了交易模型。

到 20 世纪 70 年代末,彼得菲以 20 万美元创立了一家开创电子股票交易的公司,甚至在交易所被数字化之前就开始执行这些交易。上世纪 90 年代,他开始专注于销售业务,成立了互动经纪集团,市值 140 亿美元。现年 72 岁的彼得菲目前身价约 126 亿美元。

托马斯·彼得菲的故事体现了美国梦。谷歌创始人谢尔盖•布林(375 亿美元)也是如此。易趣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81 亿美元)。特斯拉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创始人埃隆·马斯克(116 亿美元)、鲁珀特·默多克、乔治·索罗斯、杨致远、米奇·阿里森、帕特里克·宋祥、简·库姆、杰夫·斯科尔、豪尔赫·佩雷斯、彼得·泰尔以及其他几十名移民到美国的人都获得了美国国籍,跻身福布斯 400 强。

福布斯 400 强中有 42 位是移民美国的归化公民。占比 10.5%,由于入籍公民只占美国人口的 6%,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优势。(如果算上非公民,约 13%的美国居民是在海外出生的,但是也有大量非公民亿万富翁,如乔巴尼·约格特国王哈米迪·乌鲁卡亚和 WeWork 创始人亚当·纽曼,因为他们的护照不符合福布斯排行榜资格,但是仍然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

尽管有关移民是经济负担或安全威胁的政治夸夸其谈,但移民在经济上取得越来越大的成功。回到 10 年前,福布斯 400 富豪榜上,移民人数 35 人。20 年前是 26 人,30 年前是 20 人以 “福布斯”400 强为衡量标准的“美国梦”不仅蓬勃发展,而且从未像现在这样强大。这 42位移民的总资产净值为 2480 亿美元。

考夫曼基金会的数据显示,移民创业的可能性几乎是本土美国人的两倍。伙伴关系新美国经济,一个由福布斯 400 富豪榜成员默多克和迈克尔•布隆伯格组成的无党派组织报道称,2011年,美国所有新企业有 28%是移民创办的,每 10 名美国员工中就有一人受雇于私营企业,创造了 7750 亿美元的收入。当然,其中有一些企业规模较小,如餐馆和汽车修理店。但有一些企业则不然:无党派研究机构美国政策国家基金会表示,在价值 10 亿美元以上的 87家美国科技公司中,有 44 家是由移民创办的,其中许多人现在是美国最富有的人之一。

这一切都不应令人惊讶。由于科技的发展,创业变得前所未有的容易。近 25 年来,美国永久的企业家阶层一直由移民组成。

罗伯特·莫里斯 13 岁时离开利物浦,为美国独立战争提供资金,并签署了《独立宣言》和《宪法》。斯蒂芬·吉拉德从法国移民到美国,并在 1812 年战争期间创办了一家美国银行,为美国政府的战争贷款提供大部分担保,将美国从金融灾难中拯救了出来。来自德国的年轻乐器制造商约翰·雅各布·阿斯特在美国皮毛贸易和房地产领域积累了一笔财富并成为美国第一批伟大的慈善家之一。他的德国同行弗里德里希·魏豪瑟成为美国木材大亨。出生于苏格兰的安德鲁·卡内基在美国钢铁行业积累了一笔巨大财富,和阿斯特一样,他把晚年的时间都奉献给了钢铁行业。宝洁、卡夫和杜邦的创始人都是移民。

以彼得菲为例的移民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创业行为,一种自我选择的冒险行为,目的是为了改善自己的处境。这是一种心态。福布斯 400 强成员沙希德·汗说:“你把所有的东西都留在飞机上。”“你能应对挑战。你能应对风险。你想要证明自己。”

总的来说,福布斯 400 强的移民分为两类。很多人,比如彼得菲,来这里是为了逃避一些事情。谢尔盖·布林的家人在他 6 岁时离开了俄罗斯,原因是他的犹太家庭受到歧视。乔治•索罗斯从纳粹占领的匈牙利幸存下来。伊戈尔·奥列尼科夫的家人因为与沙皇有联系,在二战后被迫离开苏联。

其他人有足够的特权生活在任何地方,但他们认为美国有更多的机会。马斯克就读于南非的一所私立学校。默多克的父亲是一位被授予爵位的澳大利亚报纸出版商。奥米迪亚的父亲是一名外科医生。

无论贫富,美国的创业精神都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美国人通过选择来抓住这个机会,并得到了一个结论:你不能指望任何人给你一个机会,而是需要自己创造机会。

郑元昌和他的妻子金淑于 1981 年的一个周六抵达洛杉矶国际机场,当时他们只有高中学历。同年,韩国解除了戒严令。他立即浏览了报纸上的招聘广告,在当地一家咖啡店进行了面试,
周一,他就已经在早班洗碗做饭了。“我拿的是最低工资…这还不够。”所以他每天在加油站工作 8 个小时,除此之外,他还开了一家小型的办公室清洁公司,一直忙到半夜。金淑是一名理发师。

在加油的时候,郑元昌注意到服装业的男人们开着好车,于是他决定去服装店工作。三年后,在他和金淑攒下 1.1 万美元后,开了一家 900 平方英尺的服装商店,名为 Fashion 21。第一年的销售额达到 70 万美元,于是这对夫妇开始每六个月开一家新店,最终把连锁店的名字改为 Forever 21。他们现在身价 30 亿美元。

“我来这里的时候几乎一无所有,”郑元昌说。“我将永远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谢美国为我提供的机会。”

对巴基斯坦人沙希德·汗来说,最理想的移民地点是英国,“但对我来说,美国一直是希望之地。”1967 年 1 月,汗降落在肯尼迪机场,在那一代称为埃利斯岛。他飞往芝加哥的转机航班被暴风雪改变了航线,于是 16 岁的他转而飞往圣路易斯,乘公共汽车去了香槟,到了伊利诺伊大学,在那里他被录取为本科生。

他口袋里只有 500 美元。汗找到了一份晚上放学后洗碗的工作,每小时 1.2 美元。“我喜出望外。你就是找不到像我这样的工作,”他说。“我当时的想法是,哇,我能工作。我可以做我自己。我掌握自己的命运。”

汗最终在一家汽车制造商 Flex‐N‐Gate 担任工程经理。几年后,他用 1.6 万美元存款和一笔小型企业管理局的贷款,创办了自己的公司,为汽车制造商生产保险杠。他最终买断了他所在
企业 Flex‐N‐Gate 旧老板的股份。他的公司目前年收入 61 亿美元,在美国雇佣了约 12,000名员工

他在底特律建立的工厂将雇佣 1000 名工人,每小时 25 美元。据估计,汗的身价为 69 亿美元。

但他却以一种特别意义上的方式移民到了英国:他买下了英国富勒姆足球队。不过,为了避免有人对他产生质疑,他还保留着能够媲美亿万富翁的资产:国家足球联盟——杰克逊维尔美洲虎的特许经营权。

在美国还有另一个自然优势,这个优势解释了大多数移民能够变成亿万富翁的原因。美国的教育体系历来都好比一座灯塔,吸引着世界各地最聪明、最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成为亿万富翁变得越来越简单:到美国上大学,爱上这个国家,得到更多机会(或许遇到将来的配偶),毕业后留在这里,把学到的知识用在创新(和工作)上,从而跻身福布斯 400 排行榜。

从 2000 年到2014 年,美国受过大学教育的移民人数增长了 78%。移民政策研究所的数据显示,25 岁或以上的移民中,近 30%拥有学士学位或更高学历,这一数字几乎完全反映了本地土著成年人的所占比例。这些移民中有多数人学习数学、科学和其他能为当代带来财富的STEM 学科。2011 年,在全国十大拥有专利最多的大学中,约有四分之三的专利由移民发明家发明。

罗梅什·瓦德瓦尼也是其中一位移民发明家。他就读于印度著名的孟买理工学院,1969 年于美国攻读卡内基梅隆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在美期间,他创建了一家软件公司 Aspect Development 和一家专注于科技的私人股本公司 Symphony Technology Group,此后他的身价一度达到 30 亿美元。

“在那段时间,在印度开公司是绝对不可能的。“国家对企业家没有支持,”瓦德瓦尼说。在美国,每人都有畅想伟大梦想的自由,大家可以凭借才能创业,而不是依仗家庭背景或原有的财富或社会地位。”

出生在中国的安德鲁·程在达堪萨斯州鲍德温市时也有过类似的经历。1966 年凭借数学奖学金的支持,他被贝克大学录取。可当来到日本读高中后,他发现“中国人很难融入日本。” 一年后,他遇到了一位来自缅甸的新生佩吉,后来他们结为夫妻。程说:“我来的时候两手空空,我的动力来自贫穷。”

1973 年,程在加利福尼亚州开了一家名为聚丰园的餐馆,他的父亲在餐馆担任主厨。十年后,他和妻子佩吉在加利福尼亚州格伦代尔的一家购物中心开了第一家中式快餐点。后来佩
吉获得电气工程博士学位并担任航空软件开发工程师,此后她将餐馆进行整合,并开了 1900家快餐连锁分店,成为美国最大的连锁店之一,连锁店的成功运营为他们带来 24 亿美元的收入。程陆续雇佣了 3 万名员工,并为慈善事业筹集了 1 亿美元。程说,“在美国,除了自己,没有什么能阻止你。”

道格拉斯·莱昂是福布斯 400 强的另一位成员,对他来说,接受美国的教育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1968 年离开意大利时,他还在上中学。他的父母认为,他若想过上上流社会的生活, “在欧洲是不可能的。”在康奈尔大学毕业后,莱昂在哥伦比亚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获得研究生学位。他说:“如果抓住这个机会,美国梦就会实现。”我把我接受的教育作为一种工具,它给我提供了相当大的帮助。”

1988 年,莱昂在加入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之前,曾为太阳计算机系统公司和惠普公司做销售工作。1996 年他成为管理合伙人。在他任职期间,红杉投资了谷歌、YouTube、捷步达人、LinkedIn 和 WhatsApp,莱昂在创造无数就业机会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说:“如果非要赌一把,我会把赌注压在公司创造的 100 万个工作岗上。”

里昂现在身价 27 亿美元。他认为他的移民经历是无价的。他说:“作为一名移民,你有一种永远不会消失的动力。我今天仍然能感觉到”。“失败不是一个选项。我告诉我的孩子们,我唯一不能给他们的就是绝望。我为此向他们道歉。”说话就像一个就快要成功的人。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这 42 个移民,福布斯 400 强还包括 57 名移民的子女,占榜单的 14%(而18 岁以上的美国公民只有 6%),这几乎打破了美国亿万富翁阶层的蓝潮形象。这种对创业的渴望似乎至少持续了一代人。山姆·泽尔的犹太父母在德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入侵前逃离波兰,来到美国。泽尔说:“我父亲过去常说美国的街道上铺满了黄金,他一直很感谢自己和家人能来这里繁荣发展”。泽尔在私人股本和房地产投资方面赚了 47 亿美元。“他们工作非常努力,非常爱国,当然也把这一点灌输给了我们。”

这次选举周期对移民和难民的抨击是这里一个古老的传统,每一波新来的移民都被看作是偷工作的罪犯。德国人让位给爱尔兰人,亚洲人让位给阿拉伯人,天主教徒让位给犹太人。现在的目标是西班牙裔和穆斯林。坦普尔大学专门研究移民法的教授彼得·斯皮罗说:“这些年来,我们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循环,有意义的是,我们总是从它们中解脱出来。”

同样有意义的是,尽管美国移民数量巨大,但它仍然坚定地支持移民。2016 年皮尤研究所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9%的美国人认为移民“辛勤的工作和才华加强了我们的国家”(33%的人认为移民“是我们国家的负担”)。我们的公民自然能意识到,对于非技术工人来说,任何轻微的工资下降压力,都会被移民擅长的所有增长的就业机会所克服。

但这种动力可能会受到挑战。美国一直在加强对熟练工人(著名的 H‐1B 签证)的签证要求。自 2004 年以来,美国对技术移民工人的签证和配额上限一直保持不变,尽管对签证的需求已经超过了法定配额。

事实上,自 2014 年以来,政府在每年开放后的 5 天内就完成了配额——此时全球经济意味着许多应届大学毕业生在回国时看到了更多的机会(或者至少是奋斗的机会)。

因此,我们越来越多地吸引世界上最优秀、最聪明的人,让他们接受到我们最好的知识,然后将他们拒之门外,让他们违背最初的意愿,回到自己的国家与我们竞争

那么,该怎么办呢?问问福布斯 400 排行榜的移民吧,包括彼得菲、汗、瓦德瓦尼和谢恩。

即使有着不同的背景,他们也会在三大原则上达成一致。

第一,应该鼓励、而不是阻止受过教育和积极性高的移民来美国。(奥巴马总统曾支持一项更容易接纳移民企业家的提议——从合格投资者那里筹集 10 万美元,并获得“创业”签证——但这一提案被国会的党派僵局所阻碍。美国国土安全部最近宣布了一项不经国会批准的变通方案,该方案将给予拥有所有权、在美国初创企业中扮演“积极和核心角色”的移民临时身份。)

第二,当涉及到非法移民时,美国边境应该更加安全。

第三,应该为已经在美国的非法移民提供获得公民身份的途径,包括注册、纳税和守法。

或许这有助于达成某种共识,确保美国梦始终如一。如果事实证明这是移民们又一次数十亿美元的创新,那该有多好呢?

Scroll 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