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報價
Click here for English
English

《武漢肺炎》源於中共盜竊病毒專利?《千人計劃》-四間諜學者被捕 美國執法部門緊盯

「千人計畫」- 150萬美元 收買哈佛納米先驅哈佛教授

替武漢建生化實驗室

中國創立「千人計畫」,聲稱提高中國研究水平,以特權及銀彈攻勢利誘在外留學及工作的專家學者回流「報效祖國」,但近年發生學者或研事員涉欲竊取外國研究成果帶回中國,而遭到逮捕的事件,且非中國籍學者也參與其中。

美國司法部日前拘捕一名哈佛大學一名美國重量級教授,涉嫌收取中國政府給予酬勞,協助武漢一所大學建立實驗室等工作,並對美國提供虛假陳述。該名教授被捕2日後於1月31日以100萬美元擔保金獲釋。

享譽美國生化學界現年60歲的哈佛大學化學系主任李柏(Charles Lieber)身穿橘色囚服手戴手銬,在律師陪同下應訊。

他被指控對美國當局隱瞞參與中國海外招募人才計畫,在領取國立衛生院及國防部資助研發經費擔任奈米科學實驗小組成員的同時,卻接受來自中國每個月5萬美元工資及15.8萬美元的生活費,為武漢理工大學建立一所實驗室,發表文章、籌辦國際座談會,以及替大學申請專利等,並在內進行研究,最終收取了150萬美元報酬。

查尔斯·利伯上周离开波士顿联邦法院。他被指控就自己参与千人计划一事向联邦官员撒谎。

華爾街日報》報導說,這是美國政府針對北京在美國大學進行「野心勃勃」招募努力,進行的反制升級舉措。

根據刑事指控書,哈佛大學化學系教授查爾斯·利伯(Charles Lieber)涉嫌對國防部和國立衛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撒謊,他參與了中國(中共)的「千人計劃」,但沒有向美國當局透露他獲得中國(中共)政府資助。

美國司法部1月28日(星期二)宣布,現年60歲的哈佛大學化學和生化系主任查爾斯·利伯博士(Dr. Charles Lieber)和兩名中國公民受到了“與協助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的指控。利伯教授當天早晨在他位於哈佛大學的辦公室被捕。

當局對利伯教授提出的刑事指控是向美國政府做出“嚴重的不實、偽造和欺詐性的陳述”。利伯當天下午波士頓聯邦法庭短暫出庭後被繼續羈押,聽候星期四的拘留聽證。

與此案有關的兩名中國公民也分別受到指控。其中一人是29歲的葉燕青(音譯,Yanqing Ye),此人目前在中國,他在星期二被控簽證欺詐、做不實陳述、充當外國政府代理人和串謀罪;另一人是30歲的鄭灶松(音譯,Zaosong Zheng)。 2019年12月10日,鄭灶鬆在試圖把21瓶研究樣本偷偷帶回中國時在波士頓洛根國際機場被捕,此後一直在押。

他在1月21日受到起訴,罪名是走私貨物和做出不實、偽造和欺詐性的陳述。

哈佛大學星期二向美國之音提供了有關法庭文件。負責偵查取證的聯邦調查局(FBI)特工提供的法庭證詞說,利伯在參與中國“千人計劃”問題上,2019年曾對美國國防部(DOD)做出“嚴重的偽造和欺詐性的陳述”。同年1月,利伯還就參與中國“千人計劃”以及與中國武漢科技大學(WUT)的隸屬關係等問題,向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同樣做出“系列嚴重的虛假和欺騙陳述”。

利伯博士與美國國防部和國立衛生院有項目關係。美國司法部指出,研究納米科學的利伯博士從2008年起從國防部和國立衛生院得到了1千5百萬美元的撥款。

司法部說,這三起案件“是司法部‘中國行動’的一部分,這項行動反映反制來自中國的國家安全威脅的戰略重點並增強總統的全面國家安全戰略。”

哈佛大學向美國之音提供的聯邦調查局特工證詞還包括中文版的“千人計劃外國高層次專家工作合同書”。合同書顯示,“聘任方(甲方):武漢科技大學(簡稱甲方),受僱方:‘千人計劃’高層次外國專家、美國哈佛大學教授Charles M Lieber (簡稱乙方)”。

這份2012年至2017年期間有效的合同中,利伯教授被中方稱為武漢科技大學的“戰略科學家”。

合同規定的生活條款包括,每月五萬美元(稅前),另享受100萬元人民幣生活補貼(免稅),分三年用支付。

美國之音詢問有關查爾斯·利伯教授的辯護情況,哈佛大學媒體辦公室表示不掌握這方面信息。利伯教授對上述指控的辯護陳詞,目前還不得而知。

哈佛大學媒體辦公室星期二回复美國之音採訪請求時,發出了校方就事件的聲明。聲明說:“美國政府針對利伯教授的指控極其嚴重。哈佛大學正在與包括美國國立衛生院在內的聯邦部門合作,同時正在對被控的失當行為進行獨立審查。利伯教授目前被安排無限期行政休假。”

哈佛大學的聲明指出,正像聯邦特工證詞所說,里爾伯教授在其與中國武漢科技大學以及“千人計劃”的關係問題上,“多次誤導”哈佛大學。聲明還說,“在帶薪行政休假期間,里爾伯教授不得使用學校電腦,不得繼續從事教學和研究工作”。

中國有關方面、包括武漢科技大學對哈佛教授查爾斯·利伯被捕和被控事件的反應,目前還不得而知。

鑑於事件剛剛爆出,庭審需要時間,案件有待審理,不過,談到對事件基本看法時,克里夫蘭州立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譚青山對美國之音表示:“最基本的看法是,你要盡忠你的職業,也就說,職業操守和職業道德是最基本的。大的方面,比如在法律方面,你遵守法律的話,應該問題不大。”

譚青山教授說,無論是中國人、美國人,還是其他國家的人,都要有職業精神,同時遵守相關法律,這兩點是最重要的。他說,他本人在這方面就是這樣做的,因此沒有陷入什麼“不好的處境”。

【點擊查看】武漢肺炎病毒源於武漢P4實驗室,美國下令調查

嚴苛保釋條件嚴防潛逃

法官最後批出李柏嚴苛的保釋條件,包括需交出100萬美元保釋金,護照以及公開並凍結所有銀行帳戶,期間不得離開麻薩諸塞州,不得以任何電子方式與人聯絡,而其妻子也必須要交出護照。李柏步出法庭後拒絕接受記者訪問離去。而哈佛大學則回應李柏現正休假,並正調查他所涉違法行為。

美國調查數以百計在美中國科學家

根據美國法律,當研究者獲得資助時,不得再收取其他國家及機構的資助,而研究人員是必須向學術機構說明其他資助。

《美聯社》(AP)指出,李柏遭逮捕突顯美國對中國不斷偷取美國研究技術的關注,據2019年美國國會針對「千人計劃」所發表的報告中,這些被招攬的科學家,一是在返回中國前拿走科研機構的機密資料,或隱瞞自己接受中國政府的資助。美國在中美貿易戰發動後,開始大舉調查數以百名在美的中國科學家的舉動的背景脈絡。

中籍學者涉隱瞞解放軍身份

美國司法部對李柏採取行動的同時,同時起訴2名在波士頓大學的中國籍研究員,當中在波士頓機場成功阻截一位叫鄭早松(Zaosong Zheng,音譯)的研究人員,並在身上起出21瓶敏感生物樣本,或以為外國政府進行情報工作、盜竊商業秘密等罪名起訴。

另一位波士頓大學(Boston University)機器人學研究員葉延慶(Yanqing Ye,音譯)更涉隱瞞自己解放軍中尉的背景,將研究資訊交給中國政府,涉代理外國政府、虛假陳述等,聯邦調查局(FBI)已發出通緝令,有消息指她目前身在中國,並沒有遭逮捕。

聯邦調查局對葉延慶發出的通緝令

【點擊查閱】美國流感大爆發-vs-武漢肺炎?

什麼是“千人計劃”

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是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組織部、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主管,中央人才工作協調小組組織實施的計劃,計劃引進2,000名左右人才,俗稱千人計劃

2018年9月29日,千人計劃青年項目評審工作小組因考量到海外人才的安全保障,而要求有關單位不得對外公開提及「千人計劃」字眼。

千人計劃的引進條件

  • 一般應在海外取得博士學位,原則上不超過55歲,引進後每年在國內工作一般不少於6個月;
  • 並符合下列條件之一:
    在國外著名高校、科研院所擔任相當於教授職務的專家學者;
    在國際知名企業和金融機構擔任高級職務的專業技術人才和經營管理人才;
    擁有自主知識產權或掌握核心技術,具有海外自主創業經驗,熟悉相關產業領域和國際規則的創業人才;
    國家急需緊缺的其它高層次創新創業人才。

千人計劃惹美國爭議

自2018年起,美國聯邦調查局認為這個計劃由中國共產黨主導,計劃成員涉及間諜行為,可能影響美國國家安全,對其中的成員進行調查,並有數人遭到起訴。2019年9月,首次有千人計劃相關中國官員遭到美國政府逮捕和提堂。

2020年1月28日,美國檢方起訴查爾斯·利伯、葉燕清(Yanqing Ye)及鄭灶松等三人,利伯方面被控收受武漢理工大學每月最多5萬美元的工資,以及每年15萬美元的生活費;此外,武漢理工大學更為其提供了150萬美元供其在武漢建設實驗室開展科研。葉燕清方面被控簽證詐欺,隱瞞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尉兼中國共產黨黨員的身分。

美国执法部门紧盯中国“千人计划”

Posted by 馬丁 on Monday, February 10, 2020

从事有机化学研究十多年后,乔恩·安蒂拉(Jon Antilla)找到了一个办法解决筹措资金的艰巨任务,这个任务正日益挤占他在实验室做研究的时间。

他放弃了南佛罗里达大学的终身职位,来到了中国的天津大学,在那里,他通过中国的一个人才招聘项目——千人计划——获得了一笔资金。

这么做的不止他一个人:在天津大学化学系的同事中,有的人就是受中国唾手可得的资金吸引,放弃了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和得州农工大学等名校的终身职位。

“在这里我们有时间思考,”安蒂拉说。“把精力放在研究上。”

随着安蒂拉继续他的学术生涯,美国官员改变了对中国人才招聘计划的看法,他们说这些计划被用来窃取美国实验室的敏感技术。

2019年,美国能源部禁止本部人员参与几个国家的人才招聘计划,其中包括中国。几个月后,参议院的一个委员会宣布,中国的招聘计划对美国利益构成了威胁。

成千上万的资金领受人引起了美国执法部门的密切注意,司法部授命让这些部门铲除从美国实验室窃取研究成果的科学家。像大多数领受人一样,安蒂拉目前并没有受到怀疑。

上周,联邦检察官指控哈佛大学的著名化学家查尔斯·M·利伯(Charles M. Lieber)就自己与千人计划的关系向联邦当局作出不实陈述。利伯被许多人认为是诺贝尔奖得主的热门人选。

美国马萨诸塞州地区检察官安德鲁·E·莱林(Andrew E. Lelling)将该计划描述为“中国政府精心谋划的行动,旨在填补它认为的战略空白”,其中就包括纳米技术,这是利伯的研究领域。

莱林说,利伯与中方合作,等于就是“向中国人传递敏感信息”。“他在武汉理工大学工作,向中国同行传达信息,于是中国政府就获取了研究和专业知识,因为这就是中国的做法。”

利伯被控对联邦调查人员撒谎的重罪。他尚未认罪,也未公开回应指控。利伯的律师彼得·莱维特(Peter K. Levitt)拒绝就本文发表评论。

中国的一系列人才引进计划以及申请这些项目的外国科学家正引来安全分析人士的审视。

“一个问题是,与谍报活动的关联,究竟算是这些项目的漏洞,还是它的功能?”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的技术与国家安全项目兼任高级研究员埃尔萨·B·卡尼亚(Elsa B.Kania)说。她希望美国能做出“手术式的”应对。

她说:“重要的是,在不会对全球研究和创新的关键领域造成附带损害的情况下,纠正这些活动和行为中有问题甚至非常恶劣的地方。”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方虹表示,“千人计划”与其他国家的人才引进项目类似,旨在促进科学领域的国际合作。

“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任何违背科学诚信和伦理道德的行为,”方虹称。她说,美国政府发现的违规现象反映的是个别科学家的行为,而不是中国政府的行为。

“把个人行为与中国的人才计划联系起来是极不负责任和恶意的,”她说。

中国神经生物学家饶毅的反应则更加激烈,在美国生活22年后,他回到中国,并称自己是提出“千人计划”的学者之一。

“经历科学家人才流失数十年之后,中国经济现在有能力征募科学家并支持他们开展对人类有益的基础科研,”目前担任北京脑科学与类脑研究中心(Chinese Institute for Brain Research)主任的饶毅在对问题的书面回答中写道。

北京大学遗传学和神经生物学教授饶毅称,关于“千人计划”被用来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是一个“大谎言”。

【點擊查看】武漢肺炎最可怕的帶菌者類 – 傷寒瑪麗

他说,关于这个项目被用来窃取知识产权的指控是一个“大谎言”。

“千人计划”于2008年启动,旨在吸引海外的中国科学家将他们的研究带回国,它几乎没有引起多少关注。

许多科学家受到可能有他们现有工资三到四倍的起薪吸引,加入了这个项目。据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的高级情报局(Senior Intelligence Service)成员威廉·汉纳斯(William Hannas)称,有超过一万人加入这些项目。

汉纳斯现在是乔治城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安全与新兴技术中心(Center for Security and Emerging Technology)的首席分析师,他称自己与人合著的一本即将出版的书讲的就是中国的“非正式”技术转移。

不是所有人才项目科学家都在大学里工作。大约有300人是政府科学家,约600人为美国企业工作。私营国防承包商国际SOS(SOS International)的情报整合主管詹姆斯·莫维农(James Mulvenon)表示,其中四分之一在生物技术公司。

直到最近,关于“千人计划”的很多信息都是公开的。

莫维农称,大学大多不愿意对研究人员展开调查,他们担心会被指控种族归纳和威胁学术自由。

一些人才项目合同中的规定,比如要求知识产权归属中国,甚至也没有引起警觉。

2018年,在几起科学家向中国非法提供由联邦机构资助的技术和研究成果的案件曝光后,时任司法部长的杰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宣布了一项“中国倡议”。其目的是加强对中国在美经济间谍相关犯罪活动的调查和起诉。中国很快就从互联网上删除了“千人计划”的名单。最近,该项目被更名为“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

不过,美国的调查会带来一个麻烦:由于学术领域交流和开放的传统,来自中国的研究人员已经被纳入了美国的实验室。科学家是可以在其他国家进行合作和举办研讨会的。大多数大学对校外就业和收入的规定都很宽松。直到最近,大多数联邦机构还没有禁止员工加入中国人才队伍的规定。

汉纳斯表示,假设一位在大学实验室或高科技公司工作的科学家掌握了有价值的技术。再假设该科学家签署了一份合同,在中国的一个实验室研究类似的技术。

哈佛大学化学和化学生物学系

“这是违法的吗?可能不是,”他说。“这是不道德的吗?当然是。”

莫维农称,到目前为止,检方主要关注的是个别违规行为,而不是认定这些项目可能是某种间谍活动。他们指控研究人员有违规行为,比如在联邦拨款要求他们披露外部资金的情况下,仍没有披露来自中国的大笔酬劳和研究资金。

在去年联邦检察官提起的诉讼中,有一位名叫游晓蓉(音)的研究员,她辞去了在亚特兰大的工作,在那里她研究可口可乐公司所使用的饮料罐上的不含BPA涂层。

起诉书称,又名珊农(Shannon)的游晓蓉凭借“窃取机密”而获得了千人计划奖项。她被控转移价值1.2亿美元的商业机密,将公司文件上传到自己的谷歌云盘,并拍下工业实验室设备的照片。游晓蓉拒绝认罪。

许多针对学术界的调查仍在进行中,但一些指控已经公开。例如,休斯顿M·D·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和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简称NIH)的官员称,他们发现的一些电子邮件和文件揭示了一些学院科学家的违规行为,比如有评审人员向中国同事发送了详细介绍研究计划的机密拨款申请书。

NIH还表示,在其他案例中,还有研究人员在中国申请专利或创办公司,而他们的研究却是在联邦政府的支持下、在美国的大学里进行的。

莫维农说,明确的违规行为被认为只是保障美国高价值技术安全的问题之一。

他说,这是一个灰色地带。“这不是他们潜入电脑窃取技术的案例,”他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他们通过不一定非法的手段,抢夺世界其他国家的技术。”

他还说:“而我们还不能说,‘我们不想和中国人一起做研究。’”

代表24名被调查的中国和美籍华裔科学家的律师彼得·蔡登博格(Peter Zeidenberg)指出,在大多数案件里,检察官没有指控任何技术转移,而是把重点放在了科学家没有披露资助的问题上。

“他们采取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强硬手段,”蔡登博格说,他是华盛顿律所Arent Fox的合伙人。“根本没有填表的合规培训。这种表格每年都有。直到最近,才有人注意到这件事。而现在他们挥舞着鞭子,把这些人当作罪犯一样对待。”

多年来,大批西方科学家申请了“千人计划”的资助。在接受采访时,一些人非常直截了当地陈述了自己的原因:因为中国有资金。

“到了博士后这个水平以后,所有人都会向世界各国申请,”纽约大学物理学助理教授蒂姆·伯恩斯(Tim Byrnes)说,他在2016年获得了“千人计划”资助。“人们一直在跨越国界,最终聚集在最富有的地方。中国现在正投入大量资金用于研究。”

与其他接受采访的领受人一样,伯恩斯表示,他从未向中国政府提交过任何有关自己研究的报告,他的所有研究成果都发表在学术期刊上。他说,“千人计划”与其他国际资助项目类似。

“只是因为它来自中国,所以大家都有这种看法,”他说。

他说,任何与该项目的合作都已经开始损害科学家向美国政府寻求资助的前景。“如果我写出这个信息,这个或那个项目申请成功的可能性就会直线下降,”他说。

搬到天津的有机化学家安蒂拉说,对于在中国和美国工作的领受人来说,确实存在道德雷区,为避开它们,他最终决定把自己的工作全部转移到中国。

他说,在中国和美国同时维持实验室的做法尤其棘手。

“存在知识产权问题——如果你需要分享数据,那要怎样分享数据,”安蒂拉说。他现在是浙江理工大学的化学教授。“这可能很棘手。规则是什么?”

但他说,他向来会把收到的资金仔细告知美国雇主。他说,千人计划“名声不好”,这让他很担心。

“基本上,我认为我的科学是为世界服务的,”他说。“中国从我的科学研究中得到的东西没有一样在向世界隐瞒。我把一切成果都发表了。”

【點此查看】武漢肺炎治療方法-特效藥-最好的醫院-保險

中国“千人计划”渗透美国几大联邦研究机构,140名科学家被调查

华盛顿 — 美国参议院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Senate Permanent Subcommittee on Investigations)星期二(11月19日)就“确保美国研究机构不受中国人才引进计划的入侵”举行听证。在听证会上,来自美国几家大的联邦研究机构的代表承认,他们各自所在的机构都发现有参与中国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的“千人计划”的学者。美国国立卫生院的代表透露,目前,国立卫生院有140多名学者因学术诚信或受外国影响被调查。

中国“人才”计划渗透美国几大联邦研究机构

在星期二的听证中,参议院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共和党籍议员罗布·波特曼( Rob Portman)问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以及能源部科学办公室前来作证的官员,他们各自的机构中,是否有学者参与了中国“千人计划”,但却没有向美国相关机构披露。

面对这个问题,来自上述研究机构的代表的回答毫无例外都是肯定的。 “是的”,他们说。

中国媒体披露,自2008年底中国政府批准实施“千人计划”以来,截至2017年,已经有7000名学者参与到计划中。

参议院常设调查小组委员会星期一发布的一份报告说,美国联邦机构未能充分应对一些由中国政府资助的项目所带来的威胁,这些项目系统地利用美国的研究来强化中国自身的经济和军事实力。

美各联邦机构采取措施应对中国人才计划

在听证会上,这几位代表都表示,他们各自的机构目前都已经采取措施,限制中国“人才”计划可能带来的风险。不过,他们同时强调,各机构的措施并非只是针对在美国的华裔学者。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是美国最大的医学科研机构,隶属美国卫生及人类服务部,由联邦政府拨款。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外部研究项目负责人迈克尔·劳尔(Michael Lauer)说,国立卫生研究院对外国政府和机构对该研究院的学术影响早就有所警觉,他们的担心主要有三类,一些研究人员没有按照规定申报与其他机构的关系,包括接受外国政府的资金;让NIH的专利信息流入其他机构,或是其他国家;一些研究人员试图破坏研究院的“同行评审”(peer review)系统,将科研申请书、提案和会议内容与非评审员分享。

他说,国立卫生研究院已经采取,并将继续采取积极措施去发现、解决和防范这些风险。他还说,目前国立卫生研究院正在调查140名可能涉及学术诚信和受外国影响的科学家。不过,劳尔没有说明这些学者是否都来自中国。不过,他特别表示,因为违法或是违规被调查的学者也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去年年底就已经披露,美国有小部分受聘于NIH等美国联邦机构的外国研究学者,私下接受中国资助,违规转移美国知识产权。

能源部科学办公室主任克里斯托弗·福尔(Christopher Fall)则强调,从今年6月起,美国能源部禁止其研究人员参与中国、俄罗斯、朝鲜以及伊朗等敌对国家的人才招募计划,其中就包括中国的“千人计划”。

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国际科学与工程办公室主任丽贝卡·凯瑟(Rebecca Keiser)在听证会上说,国家科学基金会也有类似的禁令,禁止国家科学基金会人员参与外国的人才计划。她说,她所在的机构还要求那些可以接触敏感事实审查和信息的人必须是美国公民或是正在申请美国国籍的人。

联邦调查局和国务院也有措施

另外,参加作证的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美国国务院的代表也表示,他们所在的机构也在采取措施,限制中国盗窃美国知识产权的风险。

美国联邦调查局反间谍部助理主任约翰·布朗(John Brown)在证词中说,联邦调查局去年开始增加了对参与“千人计划”学者的逮捕和起诉的曝光率。他说,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中国政府删除了“千人计划”的名单。

他还说,目前美国联邦调查局56个办事处都建立反间谍小组, 并加强了与当地大学和企业的密切接触,让他们意识到中国人才计划的风险。

美国国务院负责领事事务的副助理国务卿爱德华•拉莫托斯基(Edward J. Ramotowski)在听证时说,国务院加强了对来美国学习的中国学生的签证申请审查,特别是那些来学习被美国商务部尖端技术出口管制条例限制的相关技术专业的学生。

【點擊查看】中國,香港,歐美武漢肺炎保險的對比

美鎖定千人計劃 聚焦知識產權盜竊

紐約時報》報導說,美國政府正在調查數百起科學家涉嫌盜竊知識產權的案件,其中幾乎所有案件都是中國公民或華裔。 一些人被指控在美國政府資助的基礎上在中國獲得專利,其他人則被指控在中國建立祕密複製美國研究成果的實驗室。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週二發出的新聞稿中說,千人計劃獎勵個人竊取專有信息以及違反出口管制。週二遭起訴的兩外兩位兩名科學家是華人。

一位是哈佛大學附屬研究機構的癌症研究人員鄭早松(Zaosong Zheng,音譯),他涉嫌從貝絲·以色列女執事醫院的實驗室竊取21瓶癌細胞樣本、藏在襪子偷運回中國,結果在美國機場被捕。

鄭現已承認,他計劃回國後、以自己的名義在中國發布研究成果,促進自己的研究事業發展。週二,他被美國政府指控作虛假陳述,法官之前因他有逃跑危險、沒有準予保釋。

另一位是在波士頓大學就讀的葉燕青(Yanqing Ye,音譯),她被指控向當局撒謊她的中共軍方中尉身分。葉被指控犯有簽證欺詐罪、作虛假陳述,充當外國政府代理人以及串謀罪。目前葉人在中國,並未被捕。

美國當局已經對中共政府實施的海外人才招募計劃提出警告,官員們說,這種人才計劃在製造利益衝突,並為海外科研人員將美國的知識產權帶回中國提供了一種激勵。

美國司法部最近幾個月針對「千人計劃」起訴了數人,指控這些美國大學和實驗室的研究人員沒有披露他們從這類中共官方贊助的計劃中獲得資金,或者是指控他們試圖竊取信息帶到中國

「千人计划」竟成敏感词?

近日政府下令,公务员和招聘机构不要再明确提及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即「千人计划」。据悉,此项始于2008年的人才引进计划,已凭借慷慨的奖金,帮助国内引进了数千名科学家和专家,在让一大批国内出生、但在海外长大或留学的科学家归国效力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多位近期申报「千人计划」的人士表示,该计划目前仍在进行,最新一轮申报是在去年12月。但在美方开始注意参与该计划的科学家之后(尤其是那些曾在美国工作或在国内待过一段时间后又返回美国的科学家),有关方面下令不再公开提及该计划。

2018年12月,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反间谍部门助理主任比尔•普利斯塔普(Bill Priestap)警告美国参议院一个委员会,中国的“人才招聘和‘人才引进’计划……还鼓励从美国机构窃取知识产权”。

2018年9月,德克萨斯理工大学在一封信中提及到,美国国会将「千人计划」视为“中国打造技术优势的全面战略的一部分”,国务院和国会相信,该计划“与中国军方密切相关”。信中警告:「千人计划」入选者可能会被禁止从美国国防部获得资助,未来可能还会被禁止获得美国联邦研究资助,这对研究人员来说是一个重大的不利因素。

一家与约30名「千人计划」专家合作过的人才机构表示,“中美两国间的技术竞争现在非常激烈。美国为想回来的科学家设置障碍,所以中国不再在文件或会议中提及「千人计划」的名字。”

国内一所顶尖大学相关部门接到指示,让其从教职员工的网站上删除一些老师入选「千人计划」的信息,以“保护他们免遭怀疑”。

也有人警告称,美国政府的担忧正在演变成针对华人学者的一场不分青红皂白的种族攻击。此前,白宫内部曾有人提议暂停向中国公民发放学生签证。北京大学神经生物学教授饶毅表示:“美国正试图全面压制中国,这不是「千人计划」的问题。”饶毅曾在美国生活22年,但为了回国放弃了美国国籍。他表示,自己回国后再赴美多次被拒签。

「千人计划」由多个不同的子计划组成,且已经引进了约6000名科学家。其中一个主要的子计划是邀请学者来国内的大学工作,给予他们全职教职或短期暑期工作。

学者通常可以获得约100万元人民币(约合14.6670万美元)作为个人支配奖金,外加最高500万元人民币的研究经费供他们自由支配。专家们还可以从地方政府和附加奖励中获得更多奖金。据国内媒体报道,有的杰出研究人员曾获得过高达1亿元人民币的奖励。该计划可以帮助国内大学与资金更充裕的国外大学竞争,在扭转部分人才外流(如一些有才华的家庭离开中国到别处寻求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位外国学者补充到:“我认为这一计划在吸引很多本想留在国外的中国人才归国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我认为这是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用本国出生的人才重建这个体系。我不认为这样做有什么错。”

上海纽约大学「千人计划」入选者蒂姆•伯恩斯(Tim Byrnes)表示,中国政府没有干涉他的研究,也没有直接调查他在做什么。他说:“我不需要为申报「千人计划」报告自己的研究内容,我也没发现有打算这样做的计划。”

这个体系相对不透明,申报过程有些官僚化,需要“关系”或“特殊渠道”才能确保申报成功。因此,一位近期申请了「千人计划」的教授表示,虽然“意图是好的”,但很多入选专家未必是世界级的科学家。“他们有些人是在浑水摸鱼。”这位教授补充说。

【點擊查詢】武漢肺炎保險

function add_custom_script() { ?> Scroll Up